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荊豔

【荊、豔】

 

他一身的風采,

離俗。

春日的綠蔭下,

他像一字狂草在石上烙印,

恣意的姿態,

有些孤絕的疏離。

 

落在他身上的豔紫荊,

完整花型,

被春風旋轉成妖豔的漩渦。

唯有狂放才懂得生命的姿態,

於是他不修邊幅,

於是藥師的規矩就是沒有規矩,

於是,

他將一朵朵紫紅的豔紫荊放上青石,

像是為每一座石墳獻祭,

片段的夢境勾勒起肝腸寸斷的記憶。

 

其實不願意回頭看,

每一次回首就是不堪的痕跡,

想要忽視卻不是會去遮掩些什麼的個性,

於是用灑脫把回憶變成酷刑,

就是太過瀟灑,

才不會掩飾過去。

 

生,為什麼?

死,又為何?

他其實沒想過。

畢竟對他而言,

生死並無真正太大的差別,

他相信自己即使死透了,

還是會作夢。

有夢,

就有回憶、就有想法、就有情緒,

肉體死亡也逃不了的,

譴責。

 

想過春風的瀟灑,

把豔紫荊丟進風裡被托著,

幻想可以飛揚過神州,

卻在花朵落地染塵的剎那,

驚覺自己的天真!

原來,

從未自由過。

 

只要是人,就沒有自由。

 

聽錯了吧?

怎麼把春風的吟唱聽成嗚咽?

罪該萬死!

死過千遍卻也逃不了的,

所有信賴眼神。

誰想像過所有信賴的眼睛,

可以在一夕之間變成地獄惡鬼的仇恨雙瞳?

源於自己的背叛。

信任過後的叛逃,

罪無可赦!

 

豔紫荊從風間舞上水面,

漾成水上的一抹傾城,

撩撥的指尖,

蒼白的顏色。

水映著俊逸容顏,

無色。

那是回憶的顏色,

無底的虛無。

 

人間的筆寫不出我的孤獨。

 

記得那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他似乎隱隱震顫了一下,

握不住煙斗的指,

把煙管不著痕跡藏到袖裡,

不敢給誰看見他的雙手。

那個人離去的背影,

他從來不敢看仔細,

怕將他錯看成……

自己的背影。

 

片段組不起一個過往,

零落的花瓣合不起完整的花形,

豔麗的紫紅,

是他印象中的血海。

 

一直以為所謂的「狂妄」應該是大開大闔,以狂放之名美化粗魯之實,你卻完全推翻我的認知--原來狂妄也能如此冷靜優雅!

 

那個人對他說這些話的時候,

他只是微笑著抽了一口水煙,

是啊……所謂的狂妄是明亮的真性情,

但是像他這種見識過黑暗的人,

無法有那麼率真的光明。

他的狂妄太過冷清,

頂多,

是幾分的自吹自擂、莫名自信。

 

誰知道他的狂妄有多沉靜?

低調的張狂,

內斂優雅。

 

他的瀟灑,

不是清風吹拂的自在,

而是豔紫荊落地的逍遙,

淡漠的狂妄,

唯有仔細體會才會懂得的--

驚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