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透明面具一

Chapter1

亞洲新生代的導演裡面,來自台灣的狄子城算是剛嶄露頭角的新秀,約莫一年之前他以一部預算不過五百萬台幣的驚悚電影「狄奈爾旋舞(DESIRE DANCE)」,創下亞洲地區票房一億五千萬的成績,並且以他首部電影奪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最佳音效、最佳女配角……等數個獎項,而他本人卻是十分低調,素有「怪咖鬼才」之稱。

那天他們劇組在台北縣三峽那邊拍攝一場戲時,天氣不是很好,就在那個陰天的山澗裡,穿著夏裝的女主角已經抖到嘴唇發紫,整個人活像受虐婦女。

剛好,當天編劇有出現,狄子城所有的作品都出自一位與他過從甚密的編劇--林品軒,幾乎可以說狄子城的成就有一大部分來自這位幕後推手,兩人是大學時代相識的好友,正巧當天他開車載著狄子城去拍戲。

「狄導,你真的要讓女主角繼續站下去嗎?」一旁的化妝師已經受不了自己化的完美裸妝變成恐怖電影中女主角見鬼的青臉妝,雙臂環著胸口問著一旁的導演。


        戴著眼鏡、慵懶隨性的導演推了推眼鏡,舉止優雅,但是嘴巴裡說出來的話卻讓人很想當場跳河:「她還好好的站著不是嗎?反正等一下要拍的是她受到重大打擊的表情,讓她再繼續站下去,更有說服力。」

「靠!你有沒有人性啊?」在所有人敢怒不敢言的眼光中,一旁突然冒出沙啞的聲音,狄子城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全天下敢這樣跟他說話的,算來算去就只有他那個好哥兒們林品軒。

為了這句話,他臉色鐵青,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了什麼,竟然還是乖乖的喊了句:「先休息半個小時!」

站在水中已經凍僵的女主角當場留下淚來,一旁的劇組工作人員總算呼出了一口氣:女主角如果凍死了他們也不用繼續拍了!

「林品軒你去吃你的早餐喝你的咖啡,來吵我做什麼?」狄子城臉色不佳的瞪著身旁蓄著鬍子的邋遢男人。

品軒搔搔頭:「你別生氣啦!你不覺得那個女的很可憐嗎?」

或許是為了其他的什麼,或許是因為林品軒記不住漂亮女主角的名字還叫她「那個女的」,總之狄子城的臉色似乎在瞬間轉好了許多,同時他的眼角也瞄見了山澗對面佇立的高佻人影,那個人同時吸引了他們的目光,一個身穿藏青色唐裝又蓄著長髮的詭異男人。

「你有沒有覺得那個男的很奇怪?他已經看你們拍戲看一陣子了。」品軒咬著三明治說著。

「其實他已經連續來好幾天了,從我們到這邊拍戲的第二天開始,他就會來看。」子城偷咬了他的三明治一口,順便撲過去吸他另一手拿著的咖啡。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男人對著他們輕幅了身,然後微笑,接著向他們走了過來,越河而行,男子似乎一點也不覺自己奇怪或者突兀。

「他走過來了耶……」品軒盯著對方,有些慌亂的說著。

「你可以跟他說聲嗨!」不若他的慌張,子城繼續嚼嚼嚼。

幼稚!品軒白了他一眼,卻發現他完全沒感受到,繼續吃著自己的點心。

男子走近的時候,子城停止了咀嚼的動作,品軒的下巴也掉了下來--他們這輩子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男人,真的足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他的長相。

他第一句說出口的話配合著手指指向子城,輕聲笑了:「你很不錯!不管是選角或者是取景,更深層的畫面掌握與變換,或者是誘發演員感情等,你都做得很棒!」

呃……他很不錯應該很多人都知道吧!打從他拿了金馬獎過後就常常聽到類似的誇讚,老實說他應該麻木了,可是他卻因為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的稱讚而感到高興。

或許是因為他太久沒有直接面對這種稱讚了吧。他直覺認為男人應該不認識他是誰,如果知道他是誰就不會說這種話了。

「這個故事給你,你看看,如果有興趣就把它編成劇本,找人來演出吧!」男人笑著遞出一本手稿。

品軒接下了,同時很真誠的說著:「我們會很認真看。」

男人笑了笑,隨即轉身離去,走回山澗對面的樹林裡,徒留一大堆問號給他們。

過了三分鐘左右,子城回過神,一拳捶向身旁的邋遢男人:「你認識他啊?」

「沒有啊!」他的表情很是無辜。

心知品軒不會說謊,子城緩下了氣焰:「那你幹嘛亂接他的稿子?」

「看看嘛……搞不好是很棒的東西,雖然他看起來有點怪怪的。」

「喂!我們會不會遇上妖怪了?還是『那個東西』……」

「……你想太多了吧?大白天的……」

兩天後,子城半夜三點半接到一通電話,忙到三點才迷糊睡去的他睜不開眼,伸手摸著床頭的櫃子,握到手機就往耳朵貼,迷茫喑啞的聲音在手機的另一頭說著:「怎麼辦?怎麼會那麼讚?嗚……」

不絕於耳的啜泣聲驚醒了子城,他從床上跳起:「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你怎麼了?」

「唔哇……好棒的故事啊!你如果不拍的話我就跟你切八段,再也不理你了!」手機的另一端,品軒哭得淅瀝嘩啦。

「好啦!你說清楚一點,是什麼故事?」子城勉強配合,即使眼睛已經酸澀到睜不開,他還是努力配合品軒。

「上次在三峽,你記不記得有一個很漂亮的男人給我們一本手稿?我跟你說,是極品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嗎…?」他已經無法思考了,瀕臨陣亡的狀態。

「我現在馬上拿過去給你!」喀!一聲,不給子城任何上訴的機會,對方已經帶著稿子飛奔而來,即使他真的很想睡覺、即使明天還有一場重要的會議、即使明天要花很多精力跟老闆們周旋……唉!他睜開一雙熊貓眼,很認命的去廚房煮咖啡、拿點心,等待品軒到來。

可是四十分鐘後,他讀完了品軒拿來的手稿,抬起頭的剎那,品軒沒有錯認他眼底的光芒!

「我和你分頭去找『傅』和『唐』。」子城的眼底閃著亮晶晶的光,品軒看得恍神了。

「如果有找到適合的角色,統一試鏡。」那天晚上只睡半個小時的狄子城,燃起了熊熊烈火,充滿幹勁。


品軒在暗夜的街道上徘徊,遲遲不敢走進那個樓梯走廊。

路邊來來去去都是酷帥的型男,有可愛有美麗有俊帥有英挺,許多個都足以媲美電視上的男明星,比明星更加出色的也不在少數。

忽然間他想起了子城的臉,想起了他為了趕戲殺青而連續兩個月沒有好好睡一覺的憔悴臉孔,想起了他這麼努力全都是為了接下來拍這個故事。

「馬的!不走進這個門我算男人嗎?」搔搔頭,他鼓起勇氣走向樓梯間。

那一夜他主動走進了FUNKY,落魄的樣子活像是一個流浪漢,他獨自走向吧台點了一杯威士忌。

第一個來跟他搭訕的是一個超級可愛的少年,大眼睛白皮膚細緻的臉孔,他開口的第一句就是:「你十八歲了嗎?小孩子乖乖回家,不要在這邊做壞事喔!」當場氣走了蘿莉系的美少年。

第二個出現的是一個全身肌肉的男人,對方穿著洞洞裝緊身衣,品軒當場往後退整個人趴在吧台上,可是對方一出口就是嬌滴滴的嗲聲,配合著蘭花指,品軒只能顫抖著說:「呃……我對你這型的不太行!」筋肉男當場踱跺腳離開了。

第三個出現他身邊的是一個俊帥有型的酷哥,開口第一句就是:「今晚要不要來一砲?」他驚到嘴裡的威士忌全都送到酷哥臉上,噴了人家徹頭徹臉,只能忙著為對方擦拭,可是對方已經氣沖沖的離開了!

目睹這一切的酒保終於趁著客人較少的空檔,湊過來跟他說話:「請你。」

一杯龍舌蘭炸彈放在他面前,他抬起頭看了酒保一眼,發現對方正在用抹布擦拭著自己的雙手,突然間他整個人有一種深沉的無力感,於是他雙手狂揉著自己的髮、抱著頭呈現一種快要死掉的煩躁。

「你不像這裡的人,第一次來?」酒保為自己倒了一杯白酒,跟他聊起天來了。

「我是鼓起十二萬分的勇氣才踏進來的。」而且當他走進來才發現自己進來這裡後更加煩躁了。

「你看起來很『直』,但是很有開發的潛力。」酒保對著他一笑,品軒這才發現酒保笑起來有一種勾魂的氣質,急忙別過頭去,卻發現自己的臉逐漸熱了起來。

「什麼是『直』?」清了清喉嚨,他有些疑惑的問著。

「就是異性戀,我們稱喜歡女人的男人叫做『直人』,說你很『直』就是你看起來不是我們圈裡的人的意思。」

「喔……」消化了對方的話,接著抬起頭問:「你看得出來啊?」

酒保又笑了,顯然為了對方的天真而笑,於是指指他身後的其他客人:「我想今天晚上這裡所有人都發現了。」

品軒回過頭,確實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他,他只能尷尬臉紅的搔搔頭,馬上就想落跑。

「有三個不同典型的同志帥哥來跟你搭訕,你不為所動,雖然看起來不是同志,可是對我們也不會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待,你真的滿有意思的!你有什麼煩惱的事情說出來吧,免得鼓起勇氣走進來卻又無功而返。」

品軒只好吶吶的說了:「其實我是想要找新電影的角色,因為角色是男同志,所以我就想要來這邊碰碰運氣。」

「新電影啊……你應該要找男演員試鏡吧!」一旁的帥哥聽到了忍不住插嘴。

「可是導演不想要目前線上的尋常男演員,他希望可以找一個真正的同志來演出這個角色,會更符合這部電影。」

「這樣啊……」酒保撫撫下顎,看著品軒可憐的煩惱模樣,終於丟下一句:「不然這樣好了,我幫你約他,你明天晚上來店裡碰碰運氣好了。」

品軒聽了酒保的話,感覺自己更迷惑了:「誰啊?」

這時候其他人似乎也慢慢放下對他的警戒心,湊過來跟他聊天,一群人開始聊開來了。

當他們知道他就是「狄奈爾旋舞」的編劇,而且跟狄子城是好朋友之後,對他的崇拜已經消去所有隔閡,那天他在FUNKY跟大家聊到了凌晨三點才回家,一回家洗完澡馬上倒頭就睡。

隔天中午醒來的時候,品軒盯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兒的呆,腦中慢慢將昨晚聽見的訊息倒帶。

他們說,最棒的演員就是一個演什麼像什麼的人,他像一隻變色龍,總是超乎導演與觀眾的所有想像。

他們說,有一個演員年紀輕輕,卻比水還要多變,他從高中輟學以來就演過三部舞台劇和兩部電影,雖然因為非主流而沒有受到矚目,卻已經讓人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他們說,他天生有一種誘惑,既純粹又乾淨的眼神,剛硬而充滿魅力的容顏,像是一個惡魔保有著不解世事的天真,男男女女都容易被他所惑,卻不敢褻瀆。

他們說過,他的名字叫做「滕」。

「他們」是誰?

他們是昨天晚上在FUNKY認識的新朋友們,他們說,最棒的跨性別演員,非「滕」莫屬!

而那個自稱「蘿蔔哥哥」的酒保答應他今晚會約「滕」跟他見面,讓他跟滕去談新電影的事宜。

一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滿心的得意,隨手抓起床頭的手機就撥了電話,對方大概等電話響了三分鐘才接,電話一通他就忍不住快樂嚷嚷:「我跟你講……」



同一天下午,子城一臉臭臭的出現在品軒家門口,塞給他幾片光碟,人就跑了!

品軒不知道他要去哪裡,可是他知道自己最好這時候別追上去,他乖乖走回客廳吃著泡麵,然後看著電視上緩緩出現的主角,然後筷子僵在半空中,嘴巴緩緩掉了下來,當他看見那個「男(女)主角」的名字的時候,品軒整個人被那個「滕」字嚇到動彈不得……

方才螢幕上那個白髮的性格美女(裝扮皇后),竟然就是「滕」?!

他那天下午把子城給他的光碟全部看完,只是腦子裡始終流轉著一道既英挺性格又可以風流美麗的身影,同時,滕的眼睛在他腦海中烙印著鮮明的輪廓,那雙眼睛太清澄卻又太深邃,琥珀色的瞳子佔據他所有腦細胞。

同一天晚上,子城在街上遊蕩了很久,他知道品軒這兩天很努力找尋新電影的主角,只是他沒想到他會因為自己開出的條件而衝去同志PUB問角,相較之下自己似乎就比較沒有那麼認真了。

品軒在電話中跟他提到的「滕」他不是不認識,只是一時間沒想到這個絕代的男演員,滕確實是個無懈可擊的男主角,絕對可以勝任「傅瑋」這個角色。

只是一想到滕如果擔任傅瑋,那另一個角色「唐以信」該由誰來擔綱演出呢?

他需要的是一個會跳舞、長相美麗的少年,一想到滕的模樣,腦中同時浮現「狂」故事裡面的「唐以信」的個性,子城腦中突然閃過一道念頭,如果……

他腳跟一轉,往台北最著名的、年輕人聚集的PUB衝過去,他有預感,今晚會遇見他想要的「唐以信」!

子城向來不太涉足這一類少年聚集的舞廳,他不喜歡這裡的味道,舞池裡搖擺著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少年,昏暗的燈光裡閃過一張張面孔,子城獨自一個人趴在欄杆上望著舞動身體的少年少女們,剎那間,他捕捉到了一道鮮紅色的影子。

那身穿紅衣牛仔褲的少年在舞池中擺動身軀,漂亮俊美的臉孔引來許多人的注目,可是他似乎一點也沒有感受到這些目光,更甚者他根本就是習慣了!自在的在所有人面前跳著舞……

他恣意的笑著,編貝似的齒在霓虹燈下閃爍著光,眼睛亮晃晃的,形狀優美而微揚的眼形勾魂攝魄,好一個絕俊的美少年!

男男女女投注在他身上的眼光都沒能引起他的回眸,他自在的和朋友玩鬧,舞池裡一舉手一投足都吸引了癡迷的眼光,優雅的身影擺動,不做作又流暢的舞姿讓狄子城整個人拍著欄杆跳起來:「幹!就是你!」

那個少年子城並不陌生,新生代的一位帥哥型演員,目前還在唸大學,可是那外型已經引起許多導演注意,也接過一兩支MV的拍攝,他叫做--李妄語。

子城衝到李妄語面前,抓起他的雙手,對著他吼:「做我的人吧!」

愣住的妄語,過了幾秒後,對他露出了一個俊到不行的笑,下一刻他那絲毫不軟弱的拳頭已經招呼了上去:「去死吧!死Gay!」

當場被揍歪了臉的子城因為連日來的操勞與睡眠不足,加上妄語這一拳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整個人往後一倒,終於倒在舞池旁。

李妄語則是一臉不屑的踹了他一腳,抬起頭驕傲的離去,他向來討厭這種人來干擾他的生活,因為這張過度美麗的臉孔,他受到的騷擾已經夠多,當然也有一套防身術,對於這種經常遇見的騷擾他可是從來不手軟!

「喂!Leo……」Leo是妄語的英文名字,跟外面的朋友去玩樂時,他向來不報本名,感覺在PUB或夜店這種地方報中文名字很聳。

「怎樣?」妄語很不屑的丟過去一個高傲的眼神。

「他看起來很眼熟耶!」朋友A怯怯的說了。

「那又怎樣?」妄語可沒忘記圈內有多少男明星男演員向他示好過,他從來都不屑!

「我記得你好像很崇拜狄子城導演。」朋友B怯怯的補充。

「那又怎樣?我確實是滿欣賞他的。」出身豪門又有才有貌的妄語難得佩服過什麼人,不過當他看過子城的首部電影「狄奈爾旋舞」之後確實對他十分欽佩!只是他一時想不透朋友為什麼突然提到狄子城導演?

「你不覺得他長得很像某個人嗎?」滿臉尷尬的朋友C怯怯的說著。

妄語一愣,這才仔細的看清楚被自己揍倒的人究竟什麼模樣?不看沒事,一看自己滿腦子開始冒煙,直嚷嚷:「你們為什麼不早點說!!」

眼前這個被他一拳揍倒在地的白目男人,不就是他所敬佩的狄子城導演嗎?!

世界上還有什麼比這種渾事更加巧合的?妄語連忙斥喝著:「快點幫我抬他去旁邊啦!」

等到子城悠悠醒來的時候,妄語還是忍不住滿身過動細胞,在舞池裡面放蕩舞動著自己天賦的優雅身軀,子城知道自己已經找到自己想要的「唐以信」,其實他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遇上新秀李妄語,可是這一照面卻讓他心跳到不行!

李妄語,一個擁有絕對本前的新秀,長相俊美絕俗,個性狂妄自由,家世富裕後台強硬,一個無可挑剔卻又無比難纏的新秀……可以碰嗎?子城撫了撫自己的頰邊,剛才他才被揍了一拳,李妄語長相雖然俊美秀麗,可這力道卻說明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暴力少年!

這拳的力道不是開玩笑!

當子城仔細的思索過這一切,當他想起方才發生的暴力事件,同時憶起品軒充滿狂熱的神情,他愣在桌邊發呆,眼睜睜看著舞池裡的李妄語在風騷狂舞。

他根本就是「唐以信」的化身嘛……雖然他這台放電機電倒一大票女人,怎麼看都不像同性戀。

終於,子城起身了,緩緩走到他面前,這次妄語沒有出拳揍倒眼前莫名其妙的男人,子城只是對他說了一句:「可以給我半個小時嗎?」

之後他們一起走到附近的麥當勞,子城拿出手稿讓妄語大致瀏覽,他則是在一旁抽著煙,眼底倒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東西。

妄語花了半個小時迅速讀過整個故事,當他放下手搞時,他眼前的子城正在抽著煙,似乎不將心思放在他身上。

突然間,他的嘴角微揚,似乎為了這種忽視而快樂。

「要不要考慮演出?」子城回過頭,詢問著眼前的美貌少年。

「我覺得很有趣,但是我向來就討厭同性戀,而你雖然是我欽佩的導演,卻要我接演這種無法引起我半點好感的角色?」妄語微笑著,那是一張輕狂的臉孔,明顯自我意識過剩的模樣。

「一個好的演員就是演什麼像什麼,越是無法接受的角色越是可以演得好,而這些是一個好演員的『最基本』條件。」子城雖然笑咪咪的說著,但是仔細聽這話也算是酸得很,這年頭的七年級生喔……

「我沒必要為了一部電影毀了我的出道形象,我不笨,第一部電影就像女人的第一次,我可不想毀在一個Gay角手上!」李妄語年輕歸年輕,人倒是精明得很。

「你不知道演員的工作就是不停在顛覆嗎?顛覆既有的所有形象、創造一個新的靈魂角色,這才是高手,才是個好演員!」子城其實可以找別人,比李妄語更適合的美少年隨便抓就是一大把,看眼前這個個性有點給他討厭的小少爺,子城直覺就算一起拍戲也會有大小不斷的衝突吧。

可是出自一種藝術工作者敏銳的直覺,他就是想要眼前這個草莓小鬼來演「唐以信」。

「讓我考慮。」妄語掏出手機輸入了子城的手機號碼,順便唸給他自己的電話。

「如果你願意用這部電影讓所有人認識你,我會讓你此生無悔!」子城笑了,自信而狂妄。

妄語則是給他一個俊美的笑:「三天後給你回覆……對了!我不會告訴別人。」

「什麼?」

妄語抬起頭看向他:「你被我一拳撂倒的事情。」

一瞬間,子城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劃過胸前--這部戲,或許並不是這麼好導。

同一夜,品軒再次進入FUNKY

一走進去就看見「蘿蔔哥哥」旁邊圍著一大群人,他似乎已經在這兩天的鬼混中愛上了FUNKY,儼然有混成常客的潛力,一身邋遢的他似乎也不覺自己站在這堆花枝招展的男人間有什麼奇怪,反正身在演藝界,他也習慣自己身邊來來去去的奇男豔女。

對於現實生活少根筋的他走向吧台,沿路有幾個昨天剛認識的朋友跟他打招呼,他也很自然的回應,一走過去他就嚷:「蘿蔔哥哥,來罐啤酒!」

突然間,吧台那邊的熱鬧全然不見,所有人愣愣的瞪著品軒,他僵在原地,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變成大家注目的焦點,同時,酒保碰的一聲倒在吧台,呻吟著:「我的天啊……」

同時爆出的大笑讓他尷尬的搔搔頭,只要子城不在他身邊他就很容易陷入這種困境中,不懂自己又搞了什麼笑話?

「你怎麼那麼可愛?」一個裝扮嬌嬈的「姊姊」湊過來香了他一下,順便捏了他臉頰一把:「他昨天跟你講的名字是玩你的啦!這種名字怎麼可能出現在FUNKY呢?想被笑死嗎?」

「你真的是……」蘿蔔哥哥將一罐啤酒推到他面前,他拿過瓶子趕緊喝了一口掩飾自己的慌張,當他再度抬起頭的時候,他看見了自己身旁那張性格的臉龐還有一雙很亮的眼睛,卸去了妝容,他一點都沒有柔美氣質,陽剛性格的輪廓十分有型。

「滕,他就是昨天說要找你的那個傢伙。」酒保隨手拿了枝筆,寫下幾個大字:「看清楚,這才是我的名字。」

品軒一把抓下了酒保手中晃著的紙條:「誰叫你昨天說自己是蘿蔔哥哥。」

滕的眼底有很深的笑意:「有帶劇本來嗎?」

品軒馬上從自己的屁股口袋掏出一本皺巴巴的東西遞給他:「我還沒寫完劇本,不過故事大綱我已經擬好了,這個故事是一個陌生的男人給的,子城覺得很棒所以我們就決定要拍了,只是還沒找到適當人選……」

滕翻看本子的動作稍頓了一下:「子城,狄子城?」

品軒笑了:「你應該知道他吧,他從去年開始就常常抓著我搖說他出名以後快抓狂了。」

滕停下了動作,看著他一副生澀的邋遢樣,想著是怎樣的一個導演會把自己的編劇寵成這樣?這麼有趣。如果跟他們一起共事,或許會挺有趣的喔……他撫了自己的下顎,一彈指:「好,接了!」

「嘎?」這麼快?他這個人做事情是不用考的嗎?品軒呆愣的樣子讓滕露出了笑容,一個過分天真的乾淨笑容:「因為你,所以我接了。」

「我?」品軒滿頭霧水,其他人卻是拉長了耳朵,聽八卦的精神全都來了,他們倒是想知道傳聞中從來沒有情人的滕對「樸實無華」的品軒有沒有譜?

滕笑得更燦爛了:「因為你叫Ken蘿蔔哥哥,所以我接了!」

其他人紛紛倒了一地,這是什麼邏輯?品軒倒是馬上回頭握著表情很賽的Ken的雙手:「謝謝你,蘿蔔哥哥!」

「哈哈哈哈哈……」這次FUNKY裡爆出的狂笑聲久久不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