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夜的第三章試閱)純真 BY天小忌


  蕭皓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這種溫馨的氣氛下,不適合有人去破壞,他也許該退到門外去幫他注意是不是有狗仔埋伏,不然明天的報紙絕對少不了這張美麗的照片。

  「你來了。」身後傳來的呼喚止住了蕭皓欲離的腳步。

  楊宇諾開口叫住他同時,小玉女跟著抬起頭,淚眼汪汪看向前,小臉染紅。趕緊細聲啟口:

  「抱歉……我該走了。」

  「別想太多哦。」楊宇諾還是安慰她。

  「嗯,我好多了。我會學著釋放壓力的,謝謝宇諾哥。」小玉女起身來,擦擦眼淚,給他一抹感激的微笑。經過蕭皓旁邊時,她也給了他一個微笑,那笑,不同於給楊宇諾的感激,而是帶著少女般羞怯的靦腆。

  蕭皓只是微微向她點頭,面無表情。

  「你該對人多些笑容。」楊宇諾的聲音又在他身後響起。

  「我不像你。」冷冷丟下這句,語氣卻像個孩子在賭氣:「約我到你的專屬化妝間來,就是為了要我親眼看到你萬人迷的魅力嗎?」

  楊宇諾不但沒動怒,反而笑的雋朗迷人,大手一來帶上了化妝間的門,不著痕跡的上鎖,對他的呼喚立即轉成他的專屬暱稱:

  「皓,你不覺得真正的萬人迷是你才對嗎?剛剛小芬看你的眼神,簡直就像懷春少女一樣害羞。」

  「哼。」蕭皓負氣地扭過頭去瞪眼,可下一秒,他纖細的下巴已經被握了去,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楊宇諾溫熱的嘴唇已經溫柔地擄獲他柔嫩的唇片。

  「唔……」蕭皓雙手抵在他強健的胸前,卻怎麼也推不去這片堅固的肉牆,他越是想掙扎,就越被楊宇諾箍的更緊。

  像懲罰似的,楊宇諾靈巧地以舌撬開他的唇齒,探進他甜膩的口腔與他軟嫩的丁香小舌濃烈纏繞。

  蕭皓被他逼到門邊,纖瘦的背脊貼上門,楊宇諾以掌護住他的背卸去撞擊的力道,激情的吻絲毫沒有給他任何喘息空間,甚至有愈發猛烈的趨勢。

  直到感覺蕭皓抵擋的手勁褪了,顫抖的身子已經完全攤覆在他結實的胸膛。楊宇諾的吻才逐漸趨緩,變的溫柔而深情。

  「呼……」終於得到呼吸的蕭皓,靠在他胸前大口的吸取缺乏的氧氣,原本白皙的小臉此時映的柔粉暈紅。

  「最近我常想,如果可以回到過去的生活,好像也不錯。」楊宇諾抱著他,柔聲在他耳邊說。

  剛被他吻的七葷八素,蕭皓的腦袋還有點當機狀態,偎在他胸口,氣息還不太穩:

  「唱歌……不就是你最想要的生活?」

  「是啊!但這和過去唱PUB的感覺完全不同。」楊宇諾捧起他灼燙的小臉,望進那雙黑白分明的澄澈眼瞳。

  蕭皓有一雙非常乾淨的眼睛,像孩子一樣純淨無邪,像星子一般光亮皓潔,楊宇諾愛極他的眼,每每注視著這麼一雙毫無雜質的純真眼神時,就能讓他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皓,答應我,永遠都要這麼可愛,千萬不要變了,好不好?」楊宇諾幾近寵溺的對著他笑。

  蕭皓臉一紅,微微噘起櫻色的粉唇:

  「哪……哪可能永遠不變,我都二十歲了,很快就會變老了。」

  楊宇諾笑了開來,忍不住又將他緊摟在懷中。就是這股純真,就是這樣的傻氣,讓他愛不釋手的蕭皓,他捨不得讓別人靠近。

  當他們還是沒沒無聞的PUB駐唱歌手時,他們一起趕場、一起創作、一起為音樂瘋狂嘶吼,那時他們很窮,但窮的很快樂。

  後來楊宇諾被發掘進入歌壇,以黑馬的姿態在音樂界昂烈奔馳,他的唱片張張大賣,他的人氣居高不下,短短幾年,他已經擁有天王級的偶像地位。

  蕭皓曾經很不諒解楊宇諾為什麼極力反對他也進入演藝圈,他明明知道自己愛唱歌的程度並不亞於他,他也不覺得自己的歌喉會輸給他,可是這幾年來,楊宇諾明的暗的阻擾他踏進這圈子,他們屢次的爭吵都是為了這個原因。

  「你知道嗎?當公司跟我說我將多一個實力堅強的小師弟時,我沒想到竟然是你。」楊宇諾的語氣像在嘆息。

  一提到這個話題,蕭皓的火氣就跟著上來。

  「當經紀人告訴我,我將成為你的師弟時,我幾乎要放棄這紙合約。」

  「呵。」楊宇諾總是被他說話時那股倔拗的孩子氣惹笑。他輕輕搖頭,聲音輕的像在自言自語:「結果還是阻止不了……」

  「你到底居的是什麼心?你成功了,卻不讓我跟進!你以前跟我許下的願望,卻不跟我一起實現。我不懂!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蕭皓悻悻然地低吼,緊握的雙拳彷彿擰著眼眶中委屈的眼淚。

  「皓……」楊宇諾又一個深深的擁抱,深的他心跳都亂了章序,抱的他張口都忘了呼吸。

  說他不諒解楊宇諾的無情,他更痛恨自己對他的情不自禁!只要楊宇諾隨意一個眼神,就可以把自己殺的體無完膚,尤其是楊宇諾那該死的溫柔,是他永遠抗拒不了的毒藥……

  「不要變……我不要你變……」像是喃喃說著夢囈,又參著無可奈何的輕嘆,更多的是萬水柔情般的濃濃不捨。

  「你……放開我!」蕭皓在他懷裡掙扎,卻怎麼也掙不開他鐵箍的雙臂。

  「你怎麼不懂呢?」楊宇諾捧起他的臉,注進那雙澄澈到不參絲毫雜質的純淨雙眼,楊宇諾卻擰緊了眉,聲音憂憂倦倦,眼神沉沉戀戀:「你是我的,你只要唱給我一個人聽就夠了!這樣的地方,我在就夠了。你總是這麼固執,總是不聽我話。所以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脹紅了臉,蕭皓只想推開他強悍的胸膛,無奈卻只是讓自己成為他臂彎裡的俘虜。

  「你懂!你只是故意激怒我!」

  「楊宇諾!」蕭皓瞪大眼。到底是誰在激怒誰?

  楊宇諾美好的唇角牽起一抹危險的微笑,輕飄飄地以氣音刷過他泛紅的耳畔:

  「你像個小孩子一樣鬧脾氣引起我注意,也像個孩子一樣不明白我對你的用心。我可愛的皓,這個圈子太噬血了,與其讓別人傷害你,我寧願傷你的人是我。」

  「你在說什麼鬼話?啊!」驚呼了聲,倏地刷紅了臉頰。楊宇諾突如其來地含吮住他小巧豐潤的耳垂,瞬間讓他臉紅到耳根。

  「是啊!你總把我的話當鬼話。不聽話的皓,你是在逼我懲罰你。」舌信從他潤燙的耳珠深入他敏感的耳廓,像帶著懲處的責備、又含著更多蓄意的勾引。

  「你……不要……太過分……啊。」才要抗議,他就被咬了一口。蕭皓瞪起漂亮的眼睛,水晶似的雙眼瑩瑩亮亮,即使是脹紅了臉怒視著對方,卻一點威嚇作用也起不了,反而惹的楊宇諾更揶揄的微笑。

  「你都追到演藝圈來了,我成全你,不讓你走了。」

  「我要走這條路是為我自己,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蕭皓怒吼了聲,轉身就要離開,可他的身體才轉過,楊宇諾的手就直接壓在門上,整個身體覆上他因憤怒而發顫的背脊。

  「你連生氣的樣子都美麗的讓人心碎。」持續他教人難以招架的惡性挑逗,讓蕭皓永遠弄不懂他到底是真心還是玩弄?

  「夠了!你住口!你到底要玩弄我多久?你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已經受夠這樣的關係了!放我走,我再也不要看見你了!」蕭皓的顫抖幾乎要被逼出了哽咽。

  是!他從不否認自己深深愛著楊宇諾,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過。就算楊宇諾已經成功的成為天王偶像,每每只要他一通電話,自己就不由自主的跟隨。可他永遠無法分辨楊宇諾霸道的溫柔裡真實的成分有多少?他到底愛不愛自己?他好想知道!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