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夜的第三章試閱)寒武紀BY荼謎

 早晨七點十五分,鬧鐘響。

  他拍掉鬧鐘繼續睡,五分鐘後,鬧鐘再度響起。

  「唔……Shit……」遺傳的低血壓讓他很難清醒,偏偏今天早上的課是在第一節,八點鐘敲鐘上課。

  再度拍掉鬧鐘,他繼續睡。

  這樣的過程重複七次後,他的室友只能在門口對他呼喚:「亭昀快點起床,我們先去上課了,會幫你買早餐。」

  於是他終於在宿舍房門闔上的瞬間清醒,跳下床匆忙梳洗,整個三樓洗手台剩下他一個人,匆匆梳洗完畢、套上衣服就直衝教學大樓,進到教室的時候,已經是八點零七分。

  教官早已經站在台上。

  「一般教官不是都會遲到個五到十分鐘?這個教官真準時。」亭昀低聲與旁邊的同學咬耳朵。

  「噓!他是辛教耶!」辛以琛教官是他們大學裡面最受人敬重的教官,雖然年紀不大而且嚴肅,但是只要學生出事情請他幫忙,他絕對義不容辭!有人說他面冷心善,私底下還叫他「愛辛」教官。

  亭昀聳聳肩,他不是很清楚辛教官的來頭,唯一知道的就是--他長得還有型的。

  低血壓的學生似乎總是有第一節課打瞌睡的權利,他攤開軍訓課本,然後坐在視聽教室第一排開始昏睡。

  「畫面上出現的就是我國空軍使用的戰機經國號,它是第一架由我國自行研發的戰鬥機,當時國際情勢緊張……」教官接著分析當時國家大勢,即使他說得條理分明,還間雜了幾個很有趣的笑話,但是第一節課還是有些學生沒醒,而當中最囂張的當屬……於是他等到這節課快結束的時候,開始點名。

  「第一排左邊數過來第三位同學,請你回答我所提出的問題:眼前我們所看見的這架戰機由哪一國家所研發?」嚴肅的教官擺明了找麻煩!所有清醒的人都將目光投向被點名的那個衰尾道人--真的同情他!那麼多人在打瞌睡,只有他一個被點。

  亭昀旁邊的同學趕緊用手肘推推他,壓低聲音焦急的叫:「起來!教官叫你了!」

  他在同學推他第一下的時候就站起來了,站起身隨即回答:「台灣。」

  教官沉吟了一下,接著說:「請坐。答案不夠完美,以當時政治正確的角度來回答,應該是『Made in China』中華民國製造。」

  辛教看著亭昀的眼神有點難懂,隨即繼續點幾個打瞌睡的學生,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回答他的問題,他的眼神有意無意的瞟向亭昀,發現他仍然在跟周公下棋,辛教的眼神更加懷疑。

  那節課結束後,亭昀周遭的同學圍著他問:「喂!你怎麼回答得出來?我看你都睡死了!」

  他的唇揚起大大的角度:「你沒聽過睡眠學習法嗎?」

  「屁啦!虎濫!」他旁邊的幾個同學對著他腦袋巴了下去。

  走在他們身後的辛以琛隱隱勾起了嘴角,在心中對他的話嗤之以鼻:騙肖也!分明就是極度喪失安全感以致於無法入睡,所以才會在看似睡著的狀態下將他的話完全聽進去並作出回應--說穿了,只是個淺眠的小鬼!

  ※

  隔了一個星期,再度上辛教的課,亭昀依舊睡他自己的,以琛也不理他,反正他到期末考就會知道下場了。

  當天晚上,亭昀跟學校裡面幾個同志朋友去一間Gay Bar玩,亭昀條件很不錯,有許多人對他示好,不過他也只是不置可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到了十點多的時候,進來了一群ABC,當中帶頭的那個男人很俊,一雙桃花大眼電得當場眾多男性眼花心跳,亭昀對他的魅力沒有特別反應,不過對他卻對他似乎很有興趣,跳舞跳著就跳往他們這桌。

  亭昀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繼續跟同桌的朋友聊天談笑,直到高大的身形遮住了他的光線,將他籠罩在陰影下,對方露出俊俏帥氣的笑容:「我是Justin,來跳舞吧!」

  亭昀給對方一個笑,貴氣俊雅的容顏讓對方失神,但是他嘴裡吐出的話卻更叫人錯愕:「抱歉!我不喜歡跳舞,請找別人吧!」

  霎時整桌七八個人加上對方身後他們的同伴全都靜默錯愕,沒想到他竟然會拒絕!

  對方同伴中就已經有人忍不住走近,對著亭昀嗆:「喂!別太跩喔!」

  「什麼話?拒絕不行喔?」亭昀的同班同學阿旭忍不住回嗆了一句。

  「你!」眼看兩方人馬劍拔弩張,亭昀站起來大聲的說:「我要回去了!」 

  於是他們倆方人馬看了看對方,然後決定各退一小步,亭昀領著朋友們一起走出去,只是他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一雙不懷好意的眼神正冷冷盯著他。

  亭昀讓阿旭載,回宿舍的路上他們騎在最後,經過山坡那段沒路燈的路段時,他們聽見後面傳來重型機車急速逼近的聲音,結果那台機車經過他們身邊時,竟然惡意的用車身擦撞他們的機車,阿旭毫無防備,重心不穩就騎向出馬路,倒在草叢裡。

  亭昀在一陣天旋地轉以後,發現他們一起倒在草叢裡,趕緊摸出自己身上的手機打電話找同學求救:「喂!我們出車禍了,快點來幫忙!!」

  後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竟然是辛教。

  他記得他們系上的教官,並不是辛教官,為什麼在這種時候他會開車出現在他們面前,替他們善後,請道路救援,叫救護車,最後--亭昀坐在辛教的車上,路燈光影與黑暗隨著車子前進而交替出現,亭昀默默掉著淚,有一種罪惡感讓他只能看著車窗外安靜哭泣,他怕被看見自己的膽怯。

  耳邊似乎還聽見剛才在醫院時,同學對他說的:「我們教官就推說有事情不能來,叫我們去找宿舍執勤教官,結果那個教官就說他不能離開,後來是別系的替我們打電話給他們系上教官,就是辛教,他馬上從家裡開車出來幫你們。」

  駕駛座上的以琛伸出自己的手,拍拍亭昀的肩膀說:「不要怕丟臉,你只是個大孩子,遇上這種事情會心慌害怕很正常,不然學校就不用僱我們這些教官了!」

  以琛手上的溫度讓亭昀一邊流淚一邊露出淺淺的笑容,就在這樣安心的氣氛裡,緩緩失去意識。

  隔天早上,亭昀在自己的床上醒來,露出了一個迷茫的微笑,他被換上睡衣擺在他自己的床上,一夜好眠。

  ※

  從那次以後,亭昀毫不掩飾自己對以琛的狂烈好感!

  上課絕對不遲到、有時間就追著以琛跑,茶水、宵夜是少不了,雖然亭昀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公開過自己的性向,但是以琛如果看不出他的眼神有多熱情,他就不用混了。

  以琛沒有特別躲他,可是對他的態度也很有分寸,就像一般的師生相處。

  然而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以後,他們還是很親近,亭昀的眼神從熱烈轉為一種深刻安靜的傾慕,而以琛的眼神從最初的坦然慢慢變得閃躲,不敢直視亭昀的雙眼。

  有些「什麼」已經在發酵蔓延。

  ※

  那一次究竟是怎麼開始的?他們倆個都不能夠清楚記得,唯一有印象的是狂暴的雨聲。

  只記得在狹窄的男生宿舍床上,他們急切的撫摸著對方的身體,熱氣蒸騰幾乎要讓身體溶化,但是高溫不能麻痺身體的觸覺,反而更加敏感的感受到對方的撫摸,撕扯著彼此的衣服,什麼都不想了……什麼都不要……在這一刻,整個世界只要對方一個人!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