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夜的第三章試閱)王牌對決BY荼謎

  Tree只好輕嘆了一口氣,用無辜的神情告訴懷中的女子:「妳要習慣,當我們走進書局卻看見同志文學攻佔暢銷書排行榜前三名時,就要有所覺悟!」

  就在Tree安撫女客的同時,店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突然之間整面落地強化玻璃被開進的跑車撞碎,劇烈的撞擊聲響與尖叫聲交織成一片混亂的景象!車門打開後,走下一位高大英挺的俊帥男人,只是他俊臉上佈滿了狼狽的痕跡:「誰是薩德?叫他出來!」

  薩德?他又幹了什麼事情?愣在原地的Tree懷中還停留著嚇傻的楊小姐--方才車子撞進店裡的時候,他很直覺的就把女子護在自己懷中,用身體擋去那些玻璃碎片,很可惜的他並不是毫髮無傷!他的左邊臉頰偏上、顴骨的地方被玻璃割傷了一道血痕,殷紅的血液蜿蜒成兩道血簾,看起來有些驚人,他倒是沒有感覺。

  一旁的副店安提一邊交代少爺去叫薩德出來,一邊朝他衝了過來:「Tree你還好嗎?天啊!你這張俊秀的臉不能出事啊!」

  開玩笑!他可是店裡的半塊招牌!雖然打著「不出場」的招牌一開始被罵假清高,可是後來大家才發現他不是一個只靠臉蛋嘴巴吃飯的男人,他有著細膩的心思、溫柔體貼的態度,堪稱是「癒傷系王子」,店裡面越來越多指名要找Tree聊天的女客,名聲才傳開了,他也跟女客們建立不錯的友誼。這傷要是留了疤,Tree的女客們大概會把Midnight夷為平地吧!

  Tree感覺到背後有一種壓迫感,回過頭就看見高大邪魅的男人慵懶的倚在柱子旁,開車衝進來的俊美男人一看見他就抓狂,朝他衝過來:「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穎倩也不會跟我解除婚約還為了你自殺!」

  薩德並沒有閃躲,只是冷冷勾起唇邊一個嘲諷的弧度,伸出鬼魅般的左手施展小擒拿,那動作流利靈動,轉眼間他已經箝制住那個男人,還用膝蓋往男人的腹部頂了下去,男人立刻軟倒在地,痛楚嘶聲。

  薩德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逕自掛著冷嘲的笑,往Tree走過去,兩人的眼神在昏暗的燈光中交錯,Tree的眼底是盡是長久以來對他所作所為的不屑,薩德那雙冰冷帶笑的眼瞳閃著興味的光芒:「乖寶寶,抱歉害你破相了!」

  薩德的左手食指輕撫過Tree的臉龐,帶來一股麻癢騷動直竄Tree的心臟,他故作鎮定拍掉薩德的手,薩德只是聳聳肩往後頭走回去,Tree沒有忽略剛才他指尖拂過自己臉龐時的、女人的體液味道。

  不難想像薩德那個放浪形骸的男人剛才幹什麼去了!一臉嫌惡的他,冷著臉回到休息室洗臉、處理傷口,而安提則是留在店面處理善後。

  ※

  那天下著大雨,Tree開著車到大樓地下室,才一打開車門就聽見停車場角落傳來爭吵聲……他早見怪不怪,女客糾纏不清的事件層出不窮,他自己也遇過幾次,說不上是什麼值得注意的事情,不過當他鎖好車門準備去搭電梯時,眼角瞄到了對男女,將近一九0的高大身形、束起及腰的黑亮長髮,光是一眼他就知道是那傢伙!

  他踏進電梯前,隱約聽見女子尖銳的聲音:「我為了你什麼都可以放棄!你為什麼這麼殘忍?」走進電梯後轉了身、按下樓層,他的眼睛望向那名女子,身材高朓姣美、雪肌美顏,薩德也看見了他,兩人都面無表情,電梯門緩緩關上。

  在停車場的薩德一看見那個穿著T恤運動褲的男人就知道是他,他總是像個乾淨的王子,真要說,他外形跟電視上那位偶像王力宏有幾分相像吧!很少在這種工作圈裡看見像他這樣乾淨的人,不只是對身體的堅持,還有心靈的澄淨,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特別愛激怒他吧!喜歡逗弄他褪去平靜後的情緒起伏,一種壞男人的劣根性。

  「穎倩,當初是妳來店裡消費,大家說好玩一玩,妳也明知道自己訂婚了,如果妳不要這麼鬧妳還是我的客人,可是現在妳的未婚夫讓我很難跟店裡交代,我只能說抱歉!」薩德決定一切可以結束了,轉身就要走向電梯回去上班,卻沒想到背後的美麗女子竟然在那瞬間瞠大了充滿恨意的美目,猙獰的臉是最後的景象。

  「Tree,你有看見薩德嗎?」店長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問了他一聲,顯然在找薩德。Tree搖搖頭,繼續聽自己今晚的女客說話,那是一個長得像洋娃娃的美麗女孩。

  眼前的女孩比電視上任何一位名模明星都還要甜美,可是他聽她說話時卻分神了,不自覺想著:那傢伙難道還沒上來?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了,他處理這種事情向來不超過十分鐘。還是……

  有些不安的他搜尋著店裡男男女女的形影,卻沒見到他,他有些匆忙的起身卻不小心撞到桌子、翻倒了一杯酒,他的動作太過突然、嚇到了女孩,他急忙向女客道歉:「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間!」

  一走進休息室,就看見薩德坐在鏡子前綁頭髮,他滿腔的焦急一瞬間被澆熄,只覺得自己像個白痴,口氣當然也不好:「店長找你。」接著就走進廁所。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已經沒見到薩德,他站到鏡子前面打理自己,卻眼尖的發現桌上留有薩德剛剛用過的梳子,他正要拿起來用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握的梳子柄有點溼黏,他將梳子放回桌子,抬起手只見手掌沾了血……?!

  他急步走出去的時候就看見薩德跟幾位女客聊得正歡,他當然沒什麼特別的表情,但是他那桌的女客對他的冷淡一點也不以為意,依舊笑得花枝亂顫。

  他很想過去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他的模樣,跟往常都沒有什麼不同,怕是自己的雞婆又變成他嘲笑自己的把柄,可是……

  「Tree,心不在焉喔!你的客人還在等你!」店裡的同事拍拍他的肩,拉回他的視線,他只能報以微笑:「謝啦!」

  勉強回神面對漂亮女孩,卻發現女孩用一雙棕綠色的大眼睛瞧著自己,似乎看穿了他心底深處一些什麼東西,櫻唇軟軟說著:「我今天會來這裡是因為我要我的愛人吃醋,可是我喜歡的不是男人,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那個女人把我捧在手心,卻只想保護我不讓我參與她的生活。我剛剛跟你聊天時,我覺得很快樂!」

  女孩突如其來的宣言,讓Tree愣了一下,接著用一種溫暖的笑容回應她:「愛她就想要保護她,這是每個人會忍不住犯的錯,妳要讓她明白妳的堅強,而不是用這種方式讓她吃醋!」接著伸出大手撫著她軟而捲的短髮。

  平時Tree總是二點就下班了,他們大部分人都會上到四點或者六點才下班,可是今天他卻一反常態留到三點,他的眼神總是瞄著薩德,但是酒量不太好的他已經到廁所去吐過一次了,卻還是繼續留在店裡。

  直到四點,薩德走回休息室準備離開,Tree才跟了上去,他想對他說些什麼,卻忍不住反胃的感覺,衝進休息室的廁所再吐一次,薩德跟了上來,替他順順背,遞給他溼紙巾。

  Tree虛軟冰冷的手抓著薩德的手,蒼白的臉色看上去十分虛弱:「你受傷了……對不對?嘔……」

  薩德替他拍背,臉上的表情不復以往的譏嘲冷漠,而是一種複雜深沉。

  「你就是這樣才會常常出事,老是跟女客人糾纏不清!搞到自己受傷……」Tree已經醉了,薩德只好把他架到自己車上,因為他已經醉到連路都走不好,他不可能放著他自己開車,載他回去。

  薩德費了一番力氣把他帶回他公寓時,已經是早晨五點半,薩德覺得自己的頭比受傷的傷口還要痛……Tree的公寓門一關上,他就突然抓著薩德的手,認真的問:「讓我看你的傷口。」

  薩德愣住了,Tree這一刻的神情讓薩德只想要狠狠的蹂躪摧殘,一股血腥衝動讓他露出了危險的笑容,接著脫掉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壯結實的上半身,左上臂的血痕怵目驚心。

  Tree正想要伸手去碰觸已經停止流血的傷口,卻被薩德狠狠壓在門板上,他還沒回神,火燙的唇舌已經燒進他的嘴裡,他還想要說什麼,整個人卻被薩德的身體壓制無法動彈!

  「你幹什麼?」Tree喘息著,在肉欲橫流的壓迫下啞著聲音問。

  「幹你。」薩德的回答,讓人生氣又戰慄!而他的眼神,卻讓人甘願滅頂。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