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夜的第三章試閱)軍官與魔鬼BY荼謎

  時光回溯到九個月前的那個初秋,氣溫高達三十五度。

  戴子騰站在機場邊緣的樹蔭下,瞇眼看著一架架停好的戰機,眼前所有畫面都因為高溫的熱氣而呈現扭曲,而在這樣的熱海中,遠遠走來一道挺拔的身影,對方看來很陌生,但是依對方的動線判斷,是對準他而來。

  當他走到靠近子騰三步的距離時,停了下來,子騰這才看清對方的臉孔,那是一張富有東方風味的俊顏,不是時下流行濃眉大眼型的帥勁,而是長眉、鳳眼、挺鼻、薄唇、瓜子臉這一型的俊俏韻味,一眼,就讓人愣在當場。

  憑對方的長相如果去當電影明星,恐怕在古裝片市場會紅到發紫!

  就在他發愣的同時,身後已經冒出兩個同袍對著古典俊男鞠躬哈腰,又是遞涼水又拿椅子,但是對方的眼似乎一直盯著他。

  子騰看了一眼軍服上的名字:霍放恩。

  「霍上校怎麼會到這裡來?天氣這麼熱,如果中暑就不好了!」狗腿的同袍A對著放恩只差沒有當場跪下,另外一個同袍的神情也是誠惶誠恐。

  「辛苦你們了!這種天氣還在這裡待命,今天晚上我會吩咐廚房煮些清涼退火的菜色。」放恩眼角眉梢滿是溫潤的笑意,眼底流轉的螢光彷彿春臨大地。

  一瞬間,真的會讓每個人為他傾倒,對他心悅誠服!

  子騰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不過放恩似乎很注意他,最後要離開之前,突然轉頭對著他問了一句:「你飛過了嗎?」

  心臟猛然一縮,子騰望著他,喉頭有一種緊澀讓他說不出話:「我……」

  「駕馭它、征服它、享受它、愛上它,這是你被分到這裡的目的。」放恩眉眼全是笑意,溫柔中卻深蘊著霸氣狂妄。

  他走了以後,子騰望著他的背影愣在原地,身邊兩位狗腿同袍一直繞著他問東問西,不懂他為什麼會獨得上校青睞。

  他卻只能強自壓抑下拍撫胸膛的衝動--霍放恩,為什麼他的眼神會給他強烈的誘惑感?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嬌嬈了……子騰努力讓自己表現得不受影響,即使血液已然為了他而沸騰。

  為什麼他看得出來,自己有多麼熱愛駕馭整個天空的感覺?除非……他們是同一種人,野心勃勃的那種,子騰輕勾起了嘴角。

  ※

  蔚藍的天空沒有任何一抹白雲,他們站在跑道旁看著天際,每個人都在等待著,等待英雄出現。

  犀利的角度從左上方翻轉而下,出現的角度宛如傳說,在虛空中盡現雄姿!
黑色的機身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時尚感,帶著金屬色澤特有的冷漠,卻因為這樣冰冷妖豔的顏色而更顯得駕馭它的技巧完美得不似人類。

  戰機像黑色箭矢在藍空疾飛,漂亮的三迴旋後俯身從他們頭頂掠過,驚嘆已經不足以形容他們的心情,子騰站在底下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血液,在沸騰!在叫囂!生平僅見如此精湛的飛技,讓他戰意高昂!

  繞塔台轉了一圈之後,黑色戰機準備降落,他們趕緊跑回崗位,看著戰機從跑道遠端滑行而近,他們的期待也越升越高,究竟是誰駕駛這架戰機?上頭的保密到家,只說今天會讓他們大開眼界,眼界是開了,不過好奇心卻更盛。

  停止咆哮的黑色怪獸逐漸安靜,完全靜止後,透明機蓋掀開,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霍放恩。

  「天啊!是霍上校!」驚呼聲裡走下的人影,甩了甩汗溼的黑髮,露出俊雅的笑臉,但是嘴角卻有不協調的緊繃,他與大家揮手之後就走進塔台上方的觀測室,向長官報告檢討。

  對於駕駛座上的人是霍放恩,子騰發現自己不驚訝--他只是看著放恩遠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總覺得他怪怪的……卻說不出哪裡讓他感覺怪,於是他愣在原地。

  這時候唯一留在這邊跟他們一起欣賞的「將」級人物,顧少將,走過來拍拍他的肩,勾動嘴角一個極淺的弧度,或許外人根本不認為這算得上笑容,但是對於一個半生軍戎的將領來說,已經是十分柔軟的微笑:「把這個拿去給霍少校,他會感激你!」

  子騰回報一個率真的笑:「Yes sir !」

  當他走近塔台時,發現關測室的門沒關,裡面的大頭們早已人去樓空──他們似乎不太願意花時間在這上頭,寧可參加光鮮亮麗的宴會。於是他足尖一轉,轉向休息室找尋霍放恩蹤影,經過浴室的走廊卻聽見了裡頭的水聲,他試探性的走近:「請問是霍少校嗎?顧少將請我送東西來給你。」

  裡頭似乎傳來模糊的聲音,他走進點想聽清楚,卻被重物狠狠撞擊門板的聲音嚇到,他走到那間開著水的浴室,同時間,浴室門打開了。

  淋濕的俊美男人潮紅著臉,微喘,睜著一雙濕潤發紅的眼看著他:「什麼事?」

  子騰真的愣住了,過了五秒才遞出手中的東西:「顧少將要我帶來給你。」

  放恩僵硬的表情放不來太柔軟的表情,卻還是想給子騰一個笑:「放外頭吧!」同時門一關。

  子騰卻沒有立時走開,反而站在門外,遲疑了很久才開口:「你看起來怪怪的。」

  裡頭的水聲不歇,約莫一分鐘後才傳來放恩的回應:「欸……就是每次做完這種高難度的飛行,都會很難平靜下來,像瘋了一樣。」

  所以他手上鎮定劑很正常嗎?子騰靜默看著手上的藥,然後輕手輕腳的將它包回原樣,聲音卻很自然:「要怎樣才能冷靜下來?」

  對方沉默了很久,然後低低的回答了一句:「縱慾。」

  子騰在自己反悔之前匆忙丟下一句:「今天晚上九點我在東側門的芒果樹下等你!東西我放在椅子上,你出來再拿。」

  額頭抵著浴室門板的放恩露出了一個微笑,詭異的、飢渴的笑:「等你……好久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