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操場的老榕樹<二>

<二>那時候很蠢。

 

其實英仲曾經很想好好的和祈明當朋友,畢竟他就是那種大而化之的海派個性,不會真的和人交惡──蘇祈明例外。

祈明一直是英仲生命當中的意外,反之亦同。

第二件事情發生在英仲第一次被棒球打到後第三天,英仲終於擺脫失去兩顆門牙後在幼稚園女孩堆裡人氣下滑的陰影,再度出現在隔壁鄰居的大門前,這次他穿著全新的球衣、球鞋,手上還拎著手套、球棒,全副武裝出現在蘇家門前,按電鈴。

應門的依舊是漂亮阿姨,英仲很有禮貌的說:「我要找小明!」

然後他聽見阿姨的後面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接著急促的腳步聲疾衝而來,一隻小手推開阿姨的腰,然後出現一張清秀又怒氣沖沖的小臉:「你說誰是小、明?」

不能叫他小明嗎?媽媽都叫他是小仲耶……潘英仲呆呆的想著,手上的手套沒拎緊落了地。

祈明看見了地上的手套,眼睛停在手套上頭,目不轉睛:「你要找我打棒球嗎?」

英仲搔搔頭:「對啊!」

然後所有的不爽瞬間被祈明丟到腦後,他決定勉為其難教這個說謊的蠢哥哥打棒球:「我換衣服,你等我!」

英仲等祈明的時候,令雍剛好從黑色轎車裡下來,一看到他就很開心的打招呼:「要打棒球嗎?我可不可以加入?」

 

於是他們三個就到河濱公園去打球,出乎意外的,接受嚴格家教出身的令雍和爽朗的英仲竟然很有話好聊,同年齡的他們越講越投機,而小他們三歲的祈明完全插不上話,只能在旁邊默默的跟著打球。

越玩,祈明的表情越陰沉,令雍和英仲的感情越融洽。

最後,那球是祈明投、英仲打、令雍接,結果祈明一投出就被英仲乾脆俐落的揮出去,一記又高又深遠的紅不讓,他們三個眼睜睜的看著球越飛越遙遠,然後直接消失在草皮外的河流裡!

「哇!你真厲害!第一次打棒球就能打得這麼好!」令雍真心稱讚。

「哈哈哈哈……我就說我很厲害嘛!」潘英仲七年的人生裡從不知道「謙虛」是什麼鬼。

「哼!運氣好!」祈明惡狠狠的收回眼光,很不甘不願。

「那我們換位置繼續玩!」英仲打出興趣了!其實他也不是真的想要炫燿,只是希望自己在小明面前可以稍稍扳回一點顏面,畢竟上次真的太丟臉了!於是他偷偷望著小明的表情,卻發現他整個人是黑色的。

奇怪,天還沒暗啊……心中暗想,然後他發現小明看他的眼神比他整個人更黑暗,而他不懂。

這次換成英仲投、令雍打、祈明接,結果令雍和英仲兩個人完全陶醉在彼此的世界裡,投打兼聊天,根本忘記了還有小明蹲在地上當捕手,於是蹲在地上的那個小小身影更加陰沉,整尊變成了黑色的石像。

最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來自令雍的一句:「我覺得你打得比祈明好,而且我跟你聊天比較快樂!」

嗶嗶剝剝……黑色的石像徹底崩裂變成粉塵消失在宇宙間……蘇祈明開始怨恨了!鬼火開始在他週遭燃燒青色燐火……

這時候小孩子再度發揮白目的本性──英仲隨即附和了令雍的話:「對啊!我們還比較像真的兄弟!」

終於該爆發的火山還是不負眾望的噴發了!憤怒的岩漿侵蝕了所有的冷靜與理智──

「我討厭你!我要一直一直討厭你!」祈明忍無可忍對著英仲大吼,手套一丟就跑走了!

「喂!小明!」英仲想要追上去,卻被令雍拉住:「不要管他,弟弟都是這樣。」

他們完全沒發現自己的話捅了祈明幾刀。

 

後來那天晚上,英仲在自己房間丟石頭到隔壁棟別墅的窗戶,他問過令雍,令雍告訴他說他房間對面那個窗戶是祈明的房間,所以他撿了一些小石頭去丟對面窗戶,希望祈明可以打開窗戶接受他的道歉。

當他手中那一堆花生米大小的石頭全丟完之後,發現對面亮著燈的房間沒有半點動靜,於是他衝下去花圃再撿一堆石頭,這次撿的大小約莫是橡皮擦大小。

丟完了,還是沒反應。明明對面房間就看得到人影在動啊……一定是小明不想理他!於是英仲再度衝下去花圃,這次撿了四顆石頭而已,不過每顆都有手掌大小,他胸有成竹的跑回自己房間,然後拿出丟棒球的力道給對面窗戶來個致命一擊──

砰啷!玻璃碎裂的聲音!

「他媽的到底是誰?老子正在辦事吵什麼吵!」向來溫文儒雅的蘇家大家長也終於在十幾分鐘石頭攻擊下忍無可忍,在最後一次玻璃陣亡的時刻衣衫不整的開窗大吼!

「……」受到震撼的英仲站在窗戶邊看著對面怒氣沖沖的裸身男人,目瞪口呆。

對面的蘇旭仁也沒想到竟然是隔壁鄰居的小孩子,兩個人面對面愣在原處,後來是闖禍的英仲率先回過神,對著蘇旭仁鞠躬道歉:「對不起!我要找祈明。」

其實這處境真的很尷尬……就在蘇旭仁想著該怎麼反應的時候,隔壁間的窗戶被用力的打開,發出碰的一聲巨響,然後祈明探出頭來:「你是白痴嗎?」

 

好樣的!這下子更尷尬了。

老子在房間辦事,對面窗的孩子要找自己兒子,兒子在隔壁房間不知道聽了多久……這三個人當中年紀最大的是三十七歲,最小的只有四歲,於是年紀最大的蘇旭仁裝出很鎮定的模樣:「咳!祈明你就好好跟對方說清楚吧!對面的小孩,下次別再敲錯間窗戶了!」老子光榮退場,破掉的窗戶關上。

留下兩個小鬼頭互瞪,黑暗中,彼此的眼睛都亮亮的注視著對方。

英仲先說話:「小明對不起!我今天講那些話不是故意的。」

祈明看著他,過了很久都沒有說話,英仲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絞著雙手等待祈明的話。

這時的他們都還不懂人世間的許多情感,但是此時此刻的情境和多年以後的某一天竟無比相似,那是他們從沒想過的未來。

「明天我們去打棒球!」祈明丟下這麼一句就關了窗,剩下對面的英仲皺眉思考著,過了兩分鐘後才歸納出結論:要一起去打球=一起玩=願意接觸=接受道歉。

 

於是英仲在兩分鐘後才開心的對著窗外放聲大笑,然後闔上窗戶準備睡覺。

很蠢的笑聲……當時聽到的每個人在心中都浮現如此想法,無論年紀大小。

而對面兩扇窗內的人,則是各自在窗戶後方露出鄙視的笑容:怎麼那麼遲鈍!三十七歲的蘇旭仁冷笑,為鄰居家的小鬼頭的智商搖頭惋惜;四歲的祈明背對著窗戶,露出高傲的笑,笑對面的蠢哥哥真的很笨……然後他收起笑容,忽然想到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接受來自年紀比他大的人的道歉。

自己家族接受的據說是嚴格教養,然後隔壁鄰居好像來自放養家庭,可是同樣是哥哥輩的人犯了錯,他卻只收到來自於隔壁蠢哥哥的道歉。

他開始想著一些自己好像也不是很明白的事情,關於去質疑某些東西。

同時,斜對面窗戶內的笨蛋英仲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開心?好像來自祈明的包容,都會讓他感覺很開心,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

 

而英仲隔壁房間、祈明房間窗戶對窗的房間裡,傳來意義不明的苦笑:「哎呀!我們家的小子落居下方耶,他第一次低頭道歉,好像被吃得死死。」「兒孫自有兒孫福,順其自然啦!」

 

 

 

潘英仲和蘇祈明的第三次過節,讓他們完全把對方列在自己的朋友名單之外,可是說是徹底決裂的一次!

在這之前都還是祈明單方面看英仲不順眼而已,但這次是連英仲都不爽了!

案發地點在英仲和令雍就讀的貴族幼稚園,那天的事情引爆點來自令雍,生平第一次,完美優等生蘇令雍忘記帶彩色筆,打電話回家的時候剛好被祈明接到,於是他就替哥哥拎著彩色筆去學校。

沒有想到就在祈明走進幼稚園大門的那一瞬間,一罐從二樓陽台飛出來的牛奶就這樣直接砸中蘇祈明的肩膀,沒蓋好的牛奶瓶流了他整身的奶臭……接著二樓陽台傳來驚訝的呼喚:「小明?怎麼是你?」

蘇祈明這輩子恐怕只有這一刻如此肯定過一件事情,於是他低吼出來:「潘英仲你真的是我的掃把星!」

 

三秒後英仲出現在大門邊,然後盯著祈明手上的彩色筆:「你幫你哥拿來喔?」

祈明完全不想要回答他,英仲摸摸鼻子,然後拉著祈明的手說:「跟我來,我幫你弄乾淨。」

祈明任他拉進一樓的廁所,兩人躲進廁所裡面,一進廁所裡,英仲就把門關起來,在小小的空間裡隔著小便斗對祈明說:「脫掉。」

就在這一刻,一個可愛甜美的小女孩經過廁所外,正巧聽到英仲的聲音,她就停在廁所門邊,輕輕喚了聲:「小仲?」

廁所裡的兩個人都沒聽見這小小的呼喚,於是小女孩就站在廁所門口,等著裡面的人出來,看裡面的人究竟是不是老師要她出來找的小仲。

然後更巧的是,一位女老師剛好要去廁所,看見她站在男生廁所門口,就問她:「妳在做什麼?」

她伸手比了男生廁所裡頭:「小仲好像在裡面,可是我不敢進去。」

女老師笑了笑,正想走進去替她叫人時,卻聽見第一間廁所門裡傳來奇怪的對話聲,內容是兩個小男生。

 

「我叫你脫掉你沒聽到?」這句話聽起來怪怪的,而且這聲音確實是小仲,女老師停下了腳步,愣愣的盯著廁所門。

「我不要!」另外一個聲音比較小,不過聽得出來他聲音裡的堅定。

門外的女老師,瞪大了眼,現在是要脫衣服做什麼?門口邊的小女孩小聲催促著:「老師,快點叫他出來啊!」

「噓!他們正在進行一件很神聖的事情。」女老師很嚴肅的對著門口的小女孩比「噓」的手勢,要她安靜。

其實不是神聖的事情,而是很腐的事情,但是女老師沒說。然後她們聽見裡頭繼續傳出奇怪的對話。

 

「你為什麼不脫?」

「我媽媽說不可以隨便脫衣服讓別人看見自己的身體。」

小女孩看見女老師隱隱嘖了一聲,好像在惋惜些什麼。

英仲似乎感覺不耐煩了,口氣變得不好:「我會負責,你脫就是了!」

另一個聲音也很堅定的拒絕:「我才不要!你說負責只是嘴巴講講而已。」

這時候小女孩懷疑自己聽見女老師嘴裡悶著聲,似乎正在哼著杜X偉的「脫掉」,脫掉脫掉……

 

然後英仲的聲音開始不爽了:「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另一個聲音用嘲諷的語氣回擊:「難得你說得出一句成語,但是我還是不要脫!」

「那我來幫你脫!」英仲也被他惹毛了。

「你走開!不要!」另一個聲音更倔。

硬上?這麼小就懂得霸王硬上弓,果然是個天生的一號!女老師還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讚嘆著,但是廁所門板內已經一觸即發。

 

接著是一陣扭打的聲音,間或交雜著「我要你脫你就脫」、「我就是不要,你能怎樣?」接著是「我就是要對你負責,你別想逃走!」然後更氣憤的聲音挑釁著:「我就是不要讓你負責!一輩子都不要!」

女老師下意識驚嘆著:「BL無所不在……」下面少接了一句:腐女也是無所不在啊!

年紀這麼小就已經做到這種地步,未來潛力不可限量!

 

兩個小鬼的扭打終於引爆了小女孩的責任感,當她聽見廁所門板內傳來衣服破裂的聲音時,當機立斷大吼:「你們別再吵了!」

那一剎那所有人都停下動作,門被打開了。

狹小的廁所裡,兩個小男生擠在裡頭,其中年紀小的那個衣衫不整,渾身散發奶味;另外一個則是一臉被抓包的表情,臉上寫著「完蛋了」三個大字。

因為沒戲唱了,所以女老師終於找回為人師表的自覺:「咳!小仲你在這裡脫人家的衣服做什麼?」

這句話怎麼聽怎麼曖昧。

「我剛才在二樓教室後陽台不小心手滑了,把牛奶瓶掉下去,他剛好在樓下就被我弄濕了,所以我想叫他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他洗好再還給他。」英仲據實以告。

「那你為什麼會一個人出現在我們幼稚園?」女老師確定眼前這個眉清目秀的小鬼不是幼稚園的學生,不然憑著他這種小正太長相,自己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呢?

「我替我哥拿東西來。」祈明指著洗手台邊的彩色筆。

「小仲,下次這種事情要報告老師再去處理,知道嗎?不然你從教室不見了,老師會擔心。」其實女老師心裡想的是:有跟老師報備過才不會出現門邊這種亂入的小女生,這樣才可以進行得順利。

英仲點點頭:「我知道了。」

後來女老師帶祈明去換新的衣服,英仲則是把彩色筆拿去給令雍,本來事情到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好爭執的,算是平和落幕,但是戲通常不會這麼演,現實的發展也不是當時大家一哄而散以後就沒事了……

 

「潘英仲在廁所脫小男生的衣服」這件情以光速在幼稚園裡傳開,於是英仲從男生崇拜的對象瞬間變成唾棄的對象,從女孩子心目中黑馬王子的地位「啪啦」一聲摔馬,變成所有女生指指點點的對象!

這一切的變化只在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就發生了,祈明回家以後,英仲回到教室就發現大家看他的表情怪怪的,本來下午茶時間都會有很多小女生進貢自家貴族級的點心到他桌上,可是他那天除了幼稚園提供的戚風蛋糕和英式皇家奶茶以外,什麼也沒有,然後他發現沒人要跟他同桌吃點心,以前下午茶時間他的旁邊總是圍著一堆小男生小女生,大家都以「和小仲同桌」為榮,可是那天他發現大家都跟他保持距離。

從天之驕子變成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英仲完全沒辦法接受,直到他去廁所的時候聽見同學聊天的內容:「小仲脫小男生衣服,真的嗎?」「小蕾說的,而且海豚小班的老師也有看到。」「那他會來脫我們的衣服嗎?」「笨!你應該問的是他脫了衣服以後要做什麼?」

接下來的對話已經沒辦法再進行下去,因為英仲衝了出來:「才不是那樣!我只是叫他把衣服脫下來換新的,因為他的衣服被我的牛奶弄濕了!」

「你為了要脫他的衣服所以用牛奶把他潑濕啊?」好陰險喔!大家的表情都很鄙視。

「不是!是不小心的!」英仲快抓狂了!

「我上次把牛奶倒掉也說是不小心的。」

「你們不相信就算了!」英仲真的氣到!完全可以體會蠟筆小新裡小新亂講話時風間的心情!

可是滿腔怒火還是無法控制,英仲抱著奇恥大辱和一顆足球到操場去踢,在狠狠的每一腳之後都伴隨著一句怒吼:「我討厭蘇祈明明明……」無限回音。

於是從那一刻起,他們徹底討厭起對方,徹徹底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