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操場的老榕樹<三>

<三>轉變

 

有時候事情明明已經過去很久,也忘記自己當初討厭一項東西或者一個人的原因,但是潛意識裡還是會千方百計的排斥討厭。

這種情形發生在單細胞生物身上尤其明顯!

 

蘇令雍深深的贊同以上這些話,因為他身邊就有兩個,忘了理由的討厭著對方,只知道想盡辦法和對方唱反調──令雍無法理解,卻為他們彼此堅定的理念感到佩服。

當然他也從來沒有試著為他們調停過,因為這樣看戲很有趣,他才不會白白剝奪自己生活中所剩不多的娛樂。

 

國小三年級正好是可以進棒球隊的年紀,這一年潘英仲和蘇令雍讓他們學校的棒球隊很出名,兩人不僅投打雙全,令雍還是難得的左投強打,兩個人叱吒了國小棒壇,讓他們學校從「有錢公子組成的弱隊」一躍而成「夢幻組合」,那一陣子的他們確實都很開心打球。

直到他們升上四年級,祈明開始就讀一年級。

 

新生開學的第一天,祈明就發現自己班級窗戶趴滿了低中高年級各色美女,而且大家都是衝著他來的!

「你是蘇令雍的弟弟嗎?這個請你吃,我叫珮媛,你要記得喔!」接著是一大堆淹沒他的禮物食物飲料點心……

「你是蘇祈明對吧?請你幫我把這個轉交給潘英仲,拜託一定要讓他收下!」然後是另一批蜂湧而上的美女群以及各色禮物……

「喂!夠了沒?這個小鬼是我要欺負的對象,妳們湊什麼熱鬧?」潘英仲制服衣襬整個拉出來,左手拎著一顆籃球,渾身運動過後的汗水,俊俏的臉上盡是惡質的笑意。

 

然後現場的女性生物都瘋狂了!

祈明一臉不屑,瞪著潘英仲,抿嘴不說話。他一點都不覺得他帥,也一點都沒懷疑問什麼自己入學的第一天是他先來看自己而不是親哥哥令雍。

英仲看見祈明的表情也不以為意,伸出手指大剌剌指著他說:「這個新生是我的,誰敢動他就是欺負我潘英仲的人!」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宣言啊!潘英仲省略了幾個字,結果出來的意思完全不同,他本要說的應該是:這個新生是我(要欺負)的人,誰敢動他就是欺負我潘英仲(要欺負)的人!

結果竟然變成了意料之外的學長對學弟入學保護宣言!

 

接著英仲一臉意氣風發的離場,留下現場僵冷的氣氛和詭異的靜默,直到某個女孩子率先反應過來,指著祈明尖聲怒吼:「這根本就是流X花園裡面道X寺對杉X講的話嘛!可惡!你竟然敢搶走我們的小仲,走著瞧!」

接著一堆女性生物離去前看他的視線讓他很想把潘英仲打死,他怎麼會在小學入學的第一天就遇上這種鳥事?祈明覺得很生氣。

然後拜潘英仲所賜,在他畢業前,蘇祈明都過著天天被女性圍攻的命運!

 

因為英仲雖然很討厭祈明,可是他講話老是不經大腦,又常常愛找祈明麻煩,所以時常被誤解的結論就是:蘇祈明是潘英仲最重視的人。

真是恐怖的結論。所以祈明就更痛恨英仲,在英仲要畢業之前,祈明不是忙著應付來找碴的女學姊,就是被想盡辦法托付禮物交給他……印象中,老師有時候會問:「你們來學校是要做什麼的?」一般正常同學都會回答:「讀書、學習。」只有他一個人會回答:「對付潘英仲還有仰幕他的女生。」

 

本來祈明以為自己平靜的日子會在英仲畢業後來到,但是……事情總不會那麼容易就如人所願,否則老人家就不會發明一句話叫做「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在潘英仲國小畢業當天,眾家女子為了搶英仲衣服上的第二顆釦子差點變成史上最嚴重的國小學童鬥毆事件,結果英仲忍無可忍,在代表棒球隊上台領獎後發表感言的時候,他對著麥克風,原本預計要說的台詞全部都說不出口。

現場的凝重氣氛竟然媲美香港藝人陳X希淫照風波記者會現場!大家都在等,等棒球隊最耀眼的隊長開口,現場鴉雀無聲。

這時候的英仲,俊美帥氣,雖然衣衫有些被拉扯過後的狼狽,可是卻更加襯托出他的瀟灑不羈,他在全校畢業生面前,在底下一半的雌性生物火眼金睛瞪視下,緩緩開口:「我要把我的國小制服和第二顆紐扣,送給即將要進入棒球隊的蘇祈明,我雖然看他不順眼,但是我知道他很厲害,雖然我離開國小了,但他還是我的人!謝謝!」

 

沉默,再沉默……

英仲下臺,底下代表畢業生致詞的令雍早就已經扶著牆壁笑到軟腳,整個人抖成一團,像隻抽搐的蝦子。

英仲在重要場合放話總是會漏字的毛病,始終都沒變。原本他該說的是「雖然我離開國小了,但他還是我要欺負的人」漏掉了最重要的「要欺負」三個字,於是發言內容完全偏離他的原意不只十萬八千里!

三秒後,底下果然爆出了失控的聲浪,女生哭的哭、咆哮的咆哮,混亂不堪!

接著司儀趕緊握著麥克風:「畢業生代表致詞。」

可是底下還是充滿著淒風苦雨的景象,令雍笑著聳肩,畢業生代表致詞……

誰在乎呢?

 

 

距離英仲和令雍畢業已經三年,祈明也來到要畢業的年紀了。

畢業典禮倒數八十三天,他一個人躺在河堤上,看著天上的橘金色晚霞慢慢被靛藍色的夜晚染黑,嘴裡咬著草,旁邊放著一本隨身素描筆記,傍晚微涼的風吹來,翻開了幾頁生動的鉛筆畫。

拋上空中又落下手心中的鈕扣,被傍晚的夕陽點綴了耀眼的金黃,他一手枕著腦袋一手拋玩著鈕扣,很隨性懶散。

國小六年的生活終於結束了,他也終於可以擺脫那一堆莫名其妙的女生,即使潘英仲已經畢業三年,他還是會接到來自女生的挑戰書或者委託他代為轉交的情書一類,他將鈕扣湊近自己眼前仔細觀看,就是眼前這顆潘英仲國小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讓他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

他實在不懂,那個海盜土匪一樣的人有什麼值得女生前仆後繼?或許帥、身材高大、個性爽朗風趣、棒球打得好,不過功課老是偷抄別人,段考時總是靠老師偷放水,不體貼又不溫柔,憑什麼自己國小六年都沒有收過女生的情書,那傢伙連畢業三年後都還有女生一講到他就像看到耶穌顯靈!

 

回顧自己過去六年的生活,除了棒球就是潘英仲。

聽起來真是可悲……

祈明微微一笑,然後輕輕的伸手將自己胸前那顆鈕扣摘下,毫不留戀,連看一眼都沒有,就將它彈向河堤另一頭的河裡。

別問他為什麼想要這麼做,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許就是一個衝動吧!

 

「小明!」不遠處有個男生牽著一隻黃金獵犬向他揮手,他起身擺了擺手,對方小跑步過來,感覺他身邊那隻黃金有點不受控制。

祈明還在思考到底那隻黃金怪在哪裡,就發現他們一人一狗接近的速度快得詭異,他才發現那隻黃金向他飛奔而來,揮灑著口水、全身毛髮飛揚的熱切模樣很奇怪,自己跟牠有那麼熟嗎?

「小明……呼……哈……你、你……小心!呼呼……牠……」對方還在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祈明已經發現苗頭不對,跳起來快跑!

「你家的狗是怎樣?」祈明邊跑邊回頭,發現那隻黃金的眼神真的熱情到很奇怪,於是他忍不住加快腳步。

「牠……呼……哈……呼……在……發……發情!」後面傳來喘到快斷氣的解說,祈明很想飆髒話。

有哪個人會衰到在河堤邊感傷畢業的時候被一隻發情的狗追?

就在祈明一邊跑一邊回頭的時刻,完全沒發現到河堤對向也有一列隊伍跑過來,而且帶頭的就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對方似乎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祈明,沒有停下腳步,邊跑邊瞇著眼確認,但是祈明奔跑的速度實在是出乎英仲預料的快,於是悲劇就發生了──「噢!好痛!」

「啊!幹!」那行跑步的隊伍就是潘英仲率領的國中棒球校隊,身為隊長的英仲替祈明罵出了他心中的國罵一字訣。

肉體與骨頭撞擊的聲音響起,祈明跌在英仲身上,然後隨之而來的巨大黃金獵犬就直接踩上祈明的背脊,還一直舔吻著祈明的臉。

旁邊的人趕緊圍了上來:「隊長有沒有事?」「趕快把狗趕走!」「別動我家的豬頭皮!」「哪來的豬頭皮?」「那隻肖狗啦!」

就在豬頭皮的主人奮力想把牠拉走的時刻,祈明也掙扎著想要起來,英仲則是癱在地上哀嚎,完全承受不住一人一狗在他身上肆虐。就在這個混亂的時刻,豬頭皮掙扎著不要離開,然後牠的前腳一掌踩上祈明的後腦杓……

兵荒馬亂的一刻,瞬間靜止了。

 

骨牌效應下,祈明的嘴直接封住英仲的唇,嘴對嘴的震撼,席捲所有人!

這一刻還不知道自己死期將近的豬頭皮,更加不知死活的用狗掌在祈明後腦杓推啊推、轉啊轉,於是兩個人的雙唇輾轉得更加纏綿悱惻,直到豬頭皮的主人和旁邊的棒球隊員一起使盡吃奶力氣把瘋狗拉開!

然後,雙唇分開。下一刻蘇祈明的眼神馬上讓掙扎不休的豬頭皮完全安靜下來、趴在地上呈現五體投地狀,傳說中,萬籟俱寂的寧靜是狂風暴雨的前兆。

「幹!白目狗!」冷冷飆下粗話,祈明一起身就直接拎起豬頭皮的後頸,單手提起一隻成年黃金獵犬的魄力讓現場所有人繼續保持沉默,屁也不敢放一個。

「從今以後只要讓我們聽見任何一點關於我們這個小小『意外』的風聲,現在在場的所有人都逃不掉!」還躺在地上的英仲勾起單邊嘴角,笑得既瀟灑又狠辣,看得眾人不寒而慄,這笑容頗有幾分當年他老爹混黑道的影子。

「難得我們兩個人會一起同意對方的話。」祈明冷笑,超齡得像是小老頭。

「不過我覺得這世界上只有死人不會洩漏秘密。」英仲那俊美爽朗的笑容,頓時讓現場眾人有如置身七月半中元普渡會場。

「我從認識你以來第一次這麼同意你的話!」祈明把豬頭皮丟向一旁,然後磨磨手掌。

「隊長!我們絕對不會背叛你!今天這件事情絕對絕對不會洩漏出去!」崇興國中棒球隊的隊員們只差沒有集體下跪,每個人都用閃亮亮的眼睛對著他們隊長發誓。

 

「你該不會讓隊員哀求一下就百依百順了吧?」祈明眼看英仲似乎動搖了,忍不住出言諷刺。

「你管我!」英仲開始有點惱羞成怒。

「你別忘記幼稚園那件事情,流言就是這樣子來的!」祈明也不爽了,幼稚園發生的那件蠢事跟在他們背後好多年,幾乎變成了陰影。

「不然你是想為一件意外記恨多久啊?」英仲直覺很不喜歡提起那件事情,或許下意識裡,他也知道那件事情是他們決裂的原因。

他其實不那麼討厭祈明,只是他無法讓祈明對他釋出善意。

祈明因為他的態度也火大了,語氣更衝:「你以為被人家指指點點很好玩是不是?我沒你那種神經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英仲一時語塞,他其實沒想過要跟祈明吵架,可是每次總是這樣,說不到幾句兩個就開始吵架,於是他也急了:「你真的很小心眼!」

啪!踩到祈明的地雷,他炸開了:「你這個沒神經的水母別跟我說小心眼!你根本不是人!有哪個人會覺得被人家說長道短沒關係?你沒關係我有關係啊!」

英仲眼看祈明越來越火大,他更急了,可是又拉不下臉叫他別生氣,而且隊友還在旁邊看,其中有很多學弟……

「你真的很奇怪!對誰都很好就是喜歡對我大聲!」英仲也不爽了,難道就不能讓他在隊友面前保留一點面子嗎?從小到大哪一次爭執不是他先低頭?他唯一一次沒低頭就是幼稚園那次,結果祈明從此跟他作對,他也是滿腹委屈。

「不然來單挑啊!」祈明失去理智了……

「打就打,怕你嗎?」英仲也很激動……

於是那天的河堤充滿了戲劇性的轉變,從一隻發情的狗闖禍到後來雙方苦主互毆,所有人下去勸架結果全部掛彩……為蘇祈明和潘英仲的敵對事蹟再添一筆。

記得那天過後整整一個星期,崇興國中棒球隊被他們的隊長用傳說中的「變態訓練法」狠狠整頓。而另一方面,蘇祈明則是在自己的小筆記本畫了足足上百個草人,每個草人的身體都被無數根針穿過,而且草人的臉都是隔壁潘姓鄰居的俊帥臉蛋。

 

 

「你要不要去那個『小狼喔咿喔』營隊?童軍的都要去,三班那個超正的裴虹諭也會去耶!」綽號蘇打的蘇達民湊近英仲旁邊。

「什麼喔咿喔……那個名字太鳥,而且我不要給死小孩當保母。」英仲仰首喝掉半瓶運動飲料

 

「不會啊!你不覺得這個名字擺明了就是要給我們為非作歹用的?」一臉淫笑的蘇打完美詮釋日系A片裡面的變態國中生。

 

「你這隻禽獸滾開!」英仲一把推開他,準備上場去再跟籃球校隊的大戰一回合!

 

「崇興國小的棒球隊也會去。」蘇打涼涼的丟出一句,然後轉身往教室走:「小隊輔的報名只到今天而已。」

 

蘇打的語氣裡面有一種篤定,那一瞬間,他即使背對著潘英仲也可以確定英仲一定停下腳步、整個人僵住。

 

蘇打大概走了五步之後,才聽到背後傳來英仲微弱的聲音:「……幫我報。」

 

他裝作沒聽到,可是背對著英仲的臉早就已經忍不住抽搐竊笑。

 

「喂!幫我報名!我要去!」英仲終於對著蘇打的背大喊。

玩夠的蘇打這才慢慢的轉過身,對他比出OK的手勢。天知道,他其實早就已經幫他報好了,現在這個告知的動作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蘇打早算到,蘇祈明會去的活動,潘英仲也會想去。然後英仲一定會用「因為我想找機會欺負他啊」當藉口,結果英仲會處處想接近祈明,結果弄巧成拙兩個人又不歡而散……每次都這樣。

結果那場籃球PK,堂堂崇興國中棒球校隊隊長,號稱運動全才的潘英仲生平第一次在籃球場上被痛宰,全場只進了一球,個人單場得分:兩分!

 

 

 

 

到了活動當天,祈明才看見英仲出現在面前,而且穿著崇興國中的體育服……據說祈明當天的表情讓英仲暗爽了很久。

當然,國小的營隊遊戲不會太有智商,而祈明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大地遊戲,就像他看見東X電視台的XOXO兒童節目會抓狂一樣,他不懂一堆水果當人名然後跳來扭去有什麼樂趣?結果現在他必須在隊友和潘英仲面前學香蕉哥哥的猴子走路動作……他不是一個崇尚髒話的棒球員,可是現在他真的很想飆三字經。

潘英仲在旁邊笑得真他媽的燦爛,害祈明懷疑剛才是不是他作手讓自己抽中這該死的籤!

 

「快點!我們小隊輔示範給你看!」蘇打似乎過嗨了點,然後手指就指著英仲,幸災樂禍的潘英仲還在那邊狂笑就被點名,整個人愣在原地。

「示範!我沒看過香蕉哥哥教學猴子走路!」祈明整個人的笑容有一點狠。

  英仲也不囉唆,直接舉起手開始搖,然後雙腳呈現青蛙狀跑步,看起來倒是有幾分像傘蜥蜴的跑步方式。

「表情再更那個一點,眼睛瞇瞇的笑!對,就是這樣,真是太傳神了!」蘇打很熱情的現場指導。

 

「靠……」祈明的眼角在抽搐,眼前那隻神采飛揚的猴子是怎樣?

「大家有沒有看到一根快樂的香蕉在跑操場?」蘇打你這句夠毒。

「小明有看清楚了嗎?我示範得很徹底喔。」英仲大笑,那俊朗瀟灑的笑容頓時又挑動了好幾顆少女心!

誰讓你得意忘形的叫我小明?祈明冷冷的在心底咬牙切齒。

「跑就跑!」祈明舉起手,然後擺出傘蜥蜴的動作開始跑,不過他臉上怎麼遮也遮不住的嫣紅讓他看起來更嫩。

 

「哈哈哈哈……」潘英仲在旁邊捧腹狂笑,一點也沒想到前一分鐘自己才做出一模一樣的動作娛樂大家!

「雙腳再更開一點,對!就是這樣的感覺!很有Fu」蘇打很壞心的想:現在讓你訓練兩腳打開是為了你的未來。

「我怎麼覺得小隊長說的話怪怪的……」一片笑聲中總算有人發現不對勁,可是這微弱的聲浪馬上就被笑聲淹沒了。

「好了吧?!」小明狼狽的跑回來,一臉氣喘吁吁。

「表現得很好!」蘇打很慷慨的加了兩分,他們那一小隊的全體歡呼,可是祈明的臉色還是很賽。

 

  白天部分的活動就在熱熱鬧鬧的氣氛下結束了,兩天一夜的活動,男生女生分房睡,全部都睡通舖。

晚上吃完那鍋不知道怎麼煮的晚餐後,祈明跟著小隊輔去自己的床位,然後他臉色很僵硬的發現自己的床位隔壁放著他很熟悉的一件運動外套,大概越討厭的人就會越注意他的細節吧!所以他才能夠一眼就認出這件是潘英仲的衣服。

「哇!你跟棒球隊長睡在一起耶!」不知道哪裡來的大白目一臉羨慕,祈明馬上回應:「不然我跟你換!」

「不行!如果亂換床位一定會被小隊長惡搞!你到時候可能不只是學香蕉哥哥猴子走路而已。」蘇打喜歡惡整學員的名聲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只要找到藉口一定會亂玩學員。

「這威脅真恐怖。」祈明碎碎唸,打消了換床位的念頭。

 

「跟隊長睡不好嗎?」那個單純的男生心思真的很純潔,但是他的問題聽在心思不純正的人耳裡就走了樣。

「這要睡過才知道!」剛好走進門的蘇打淫笑著回答,聽出他的絃外之音,祈明整個人僵硬,拜託他都還沒想到那邊。

「喂!別在我背後討論我好不好睡,我不會磨牙也不會打呼,跟我睡過就知道了。」英仲從外面走進來,滿身大汗,顯然剛才被叫去修理熱水器耗掉他不少精力。

「兄弟,我說你在某些時候還真的滿純潔的。」蘇打拍拍英仲的肩,眼神有點憐憫。

 

「我先去準備夜遊的東西。」英仲走到自己的床位,把背包往床上一甩,翻出手機後丟給祈明:「你先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用完以後手機先放你那邊。」

「我打公共電話就好了。」祈明不太想用他的東西,也不想受到他特別照顧。

「別這麼囉唆,很娘!」英仲折騰一整天顯然也有點累了,說話完全不經修飾。

「你說什麼?」祈明馬上暴走!他就說他們絕對不對盤,怎麼可能和平相處超過一天?今天白天潘英仲幫他偷渡好吃的午餐晚餐都是錯覺錯覺!

「別幼稚了好不好,你都不曉得今天你媽打了幾通電話給我,問你的情況,要走去公共電話亭至少要走二十分鐘,現在天已經暗了,別再自找麻煩。」英仲這一刻給祈明一種很遙遠的距離,英仲說完就走出去了,留下祈明一個人握著手機站在床位前不說話。

 

  以前祈明可以和英仲敵視、打鬧吵架是因為他總把英仲當成同年齡層,捫心自問,他從沒把他當成「哥哥」看過,可是剛才那一刻他真的感覺到英仲是一個大自己三歲的大哥哥,而自己剛才的表現就像是個耍賴的小孩,很幼稚。

他可以感覺到英仲看他的眼神,清楚的寫著「幼稚」,所以他不耐煩。

祈明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有一種很悶很悶的感覺,以前英仲從來不會對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就算兩個人吵架,英仲也不會這麼不耐煩。

當然,祈明絕不承認自己現在的心情就是「失落」。

祈明一聲不吭走出去,在走廊的角落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當然他的臉色還是很難看。

 

八點多的時候,小隊長帶著大家出去夜遊,結果整路上祈明都心不在焉,眼睛轉來轉去不知道在找誰,可惜他找的人卻一直都沒有出現。

走在最前面的蘇打看祈明那副樣子,暗自竊笑。

走到最後一關,是一個墳墓,一到那邊蘇打就招呼所有人坐下,然後點起一根白蠟燭,祈明這才發現這一關的關主就是英仲,他俊挺的臉在蠟燭照耀下更顯得深邃。

不過這種氣氛這種地點,就算布萊德彼特出現也減輕不了緊張的氣氛。

英仲微微一笑,很帥很勾人,但是大家無心欣賞:「請大家開始輪流講鬼故事,由我先開始。」

「兩年前在台中某國小……」英仲微笑著說那個碟仙的故事,然後當他講完把蠟燭遞給下一個人的時候,整個氣氛安靜凝重到「很恐怖」的等級。蘇祈明也是第一次發現潘英仲這個流氓講起鬼故事有一種讓人頭皮發麻的優雅,旁邊已經有人受不了衝去草叢吐了,估計他的晚餐已經全部奉獻回大地。

「那個,我們學校保健室……」微抖的聲音,這個學員講完以後遞給下一個,這時吹來的冷風讓大家都抖了一下。

 

當中有個人講了「少一顆餃子」的老掉牙故事,想要讓氣氛活絡一點,但是因為這故事實在太冷沒人笑得出來,反倒是英仲稍微插了一下話:「這倒是讓我想到三更那部電影裡面的餃子那篇。」

很有效的一句話,馬上讓周圍的溫度下降了一度。

輪到祈明的時候,他感覺得到英仲的眼角揚起的視線,比他看其他人都還要專注的眼神,這才是祈明熟悉的、英仲每次看他的眼神,而不是一個多小時前那個冷淡的視線。

「我六歲那年有一次跟我哥去墾丁玩,那次晚上我們住在四重溪的某間溫泉旅館……」四重溪附近以前是個古戰場,荒涼的程度要親身經歷才知道,祈明淡淡說著,英仲越聽眉頭越皺,顯然他從來沒聽令雍他們講過這件事情。

「我怎麼覺得越來越冷。」旁邊有個人低聲說著。

 

祈明將蠟燭遞給下一個人的時候,在燭光掩映間看見英仲身旁的那個超級美女拉著他的衣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