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操場的老榕樹<八>

<八>夏日慶典

 

 

 

    英仲在比賽後頻繁的接觸各國球團的人員。

有人說他是鹹魚翻身,另一派則是說終於有識貨的出現──沒辦法!誰叫他在那場高中聯賽中的表現落差那麼大,於是對他的觀感也兩極化,不過他本人倒是沒什麼感覺。

他週遭的人都比他還要熱血沸騰,然後他很難得的當了一次最冷漠的那個。

沒有人知道他會不會出國,也沒人知道他心中屬意的是哪個球團,他當然也不可能說。

當然他還有一個秘密,關於他一定要離開台灣的原因。

他不想承認說:因為他的小弟弟對蘇祈明已經到了「一想就上膛」的地步,所以他必須落荒而逃……聽起來一點也不英雄!他是立志要去國外當英雄光榮回來的人,怎麼可以讓別人知道他出去的理由是這個?!

就在他一邊做重力訓練一邊想東想西的時候,桌上的手機響了,是一個很熟悉但是他幾乎沒打過的電話,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在理智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接起來了。

「下午三點,好!」他掛掉電話,突然一陣放空,坐在機器上面發呆。

決定去日本以後,他其實還沒想過要怎麼告訴祈明。

 

 

 

下午兩點四十五分,唱片行門口。英仲把及肩的黑髮綁起來,高大的身影倚在白色柱子上,帶著耳機聽自己的音樂,手上翻著一本「日本職棒全攻略」。

他預計八月要去日本,但是到現在他都還不知道日本有幾個球隊,也不知道日本職棒聯盟的運作。

路過的人總忍不住多看他一眼,為他挺拔的身材、俊美性格的臉孔。

公車駛過去,黑煙污染了視線,馬路的另一端站著一道修長的身影,在黑板樹下靜靜的望著他。一件純白排汗衫穿在他身上顯得他更加出眾,他卻完全沒感覺外界的眼光,因為他就是天生活在目光中心的天之驕子。

祈明如果願意在那一剎那面對最真實的心情,他就會承認自己深埋在心中對潘英仲的感覺從來就不是討厭,而是嫉妒。

人群來來去去,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多看了英仲一眼,他越過馬路走到英仲面前,伸手搭上他手中的雜誌:「喂!收起來。」

然後穿著白色排汗衫的英仲抬起頭,沒有半點不悅的收起雜誌,望著祈明的眼神清澈而堅定:「你來啦!」

祈明多瞄了一眼他手上的雜誌,然後轉身就走:「陪我買東西。」

英仲迅速追上去,與他並肩而走:「等我。」

 

 

 

第一間走進去的是運動用品店,祈明直接走過去看帽子,拿起各式黑色帽子東戴西戴看了很久。

英仲則是自己看自己的,拿了一件橘外套兩件白上衣,比了比,直到祈明來把他帶走。

路上遇見兩個球迷要簽名,英仲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太陽黃色簽字筆簽下自己大名,祈明很低調的閃到一邊,皺著眉若有所思的看著那枝鮮黃簽字筆。

    第二間是專賣手工設計T恤的店,祈明照舊看他自己的黑色上衣,英仲比了幾件白上衣,他挑的顏色讓祈明依邊偷瞄一邊皺眉。

第三間是鞋店,號稱樣式款式最齊全的運動鞋店,祈明看了很多黑鞋,英仲還是東挑西看,還建議祈明可以嘗試某幾個款式,當然他拿的不是豔紅色就是橘紅色,喔,還有太陽黃。

……祈明走進去很多間店,看很多卻都沒有真正下手,英仲則是沒有目標的東挑西看。

唯一讓英仲看得比較久的是一個棒球手套,紅色當底,邊緣繡著深藍色的線,他看了滿久卻沒有買下手,或許也是因為價格真的太過昂貴,五位數的價格他絕對付得起,但是沒有那個必要,所以他最後還是沒有買。

後來他們走向速食店要吃晚餐的時候,祈明問了他一句:「你的手套上面會繡什麼?名字嗎?」

英仲想了一下,轉頭看矮自己半個頭的祈明:「你知不知道張X家在手套上面繡什麼?」

「什麼?」

「看三小。」英仲笑得很開心,顯然他有跟進的意思。

「那你準備繡X你娘嗎?」祈明冷冷的瞪他。

「嘿嘿嘿……還不錯耶!」

「白痴!」說完就快步往前走,完全不想跟他走在一起。

「等我啦!」

 

 

 

兩人一起坐在肯德基的椅子上啃雞腿堡的時候,英仲不時瞄著對面的祈明。

「你一定要一邊咬著雞腿堡一邊偷看我嗎?我會撲過去偷吃你的嗎?」祈明把手中的玉米放下,一臉不爽瞪著英仲。

「沒有啦……我只是想問你,為什麼突然找我出來?」講真的,祈明如果要逛街照理說也不會找他。

「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問?」祈明覺得英仲才奇怪。

「我怕你不告訴我。」其實是怕被罵,英仲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怕祈明。

「我如果不想告訴你,你早或晚問我,我還是不會告訴你。」繼續啃他的玉米,完全不在乎自己這種挑釁的回答會不會造成對方暴走。

「那你要告訴我嗎?」英仲完全不生氣,一副完全就是任祈明擺佈的聽話模樣,如果現在他的隊友在旁邊一定會指著他罵:你的霸氣呢?你的驕傲呢?

「我想買東西送我哥,他生日快到了。」祈明的視線停留在飽滿的金色玉米上,沒有看英仲。

「那你不早講?我可以陪你一起挑!」英仲完全不疑有他:「等一下吃完我們再繼續去挑。」

「好啊!」祈明望著英仲燦爛爽朗的笑,誠心誠意覺得笨蛋真是一種與生具來的天賦。

講真的,這麼容易被呼攏過去也是一種才能!他深深的讚嘆著。

 

 

 

  他們走出肯德基的時候已經七點半了,街上的人群洋溢著一股興奮的情緒,大家都往某個方向聚集過去,通常在西門町這邊人流不會往同一個方向聚集過去,除非有什麼大型活動,就在他們看著對方一臉茫然的時候,旁邊的工讀生往他們手上各塞了一張傳單。

夏日慶典。大樓前廣場,現場有樂團表演與抽獎活動。

「你想去看看嗎?」英仲揚揚手上的傳單。

「也好,飯後散步。」

於是他們往廣場的方向走去,加入人流中,旁邊的人來來往往,他們手依著手緊緊靠在一起。在這陌生的人群中,他們的關係與別人不同,英仲察覺到在這一刻他是這個空間中與祈明最親近的人,滿足的微笑在他唇邊綻放,只要有這麼一刻他知道自己是如此靠近祈明,他就覺得很滿足、很幸福。

靠近大樓廣場前就聽到歌手的聲音,然後那「嬌媚」的歌聲讓祈明輕皺起了眉:「現在唱歌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那聲音有男生的磁性,卻有女生的溫柔。

英仲搔搔頭:「我聽過,阿準很喜歡聽這個樂團的歌。」

祈明聽到歌手哼著嗯嗯啊啊的那段音樂時,整個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好厲害的聲音!」

足以讓正常男人身體其他部位全部軟下、只剩某個部位硬起來的厲害聲音。

英仲擊掌:「就是那個蘇大綠樂團!最近很紅啊!」

當他們走到看得見舞台的地方時,眼前一片人山人海,幾乎看傻了眼,如果不是他們兩個身高都高人一等,估計絕對看不見舞台上面的表演。

 

 

 

這時候一個現場工作人員拿著紙箱剛好經過他們身邊,看見他們手上各拿著一張宣傳單,很熱心的跟他們說:「你們手上的宣傳單可以抽獎喔,要不要投進來?」

他們看了對方一眼,然後低頭迅速的寫下自己名字投進抽獎箱裡,連獎品是什麼也沒注意看,工讀生就走了。

他們一抬頭就看見剛唱完歌的主唱跟大家打招呼。

「台北的朋友大家好!我們是蘇大綠」舞台上纖瘦的樂團主唱握著麥克風,用那雌雄莫辨的聲音跟大家打招呼。

「你們隊友喜歡他喔?」祈明給他一個懷疑的眼光:「你隊友的性向……?」

「對喔!我沒問過他耶,搞不好他喜歡這一型的。」英仲一臉如夢初醒的臉。

  遠方的阿準猛然打了一個噴嚏:「奇怪,天氣這麼熱怎麼突然覺得背後涼涼的?」

台上的主唱捧著雙頰用愛嬌的聲音把台下氣氛炒熱:「大家今天來到夏日慶典一定是來看我們對不對?我好開心喔!」

台下一陣尖叫,祈明則是渾身發冷:「我脫離正常人太久了嗎?我不曉得現在大家都喜歡這一型的。」

他覺得主唱周圍好像出現一堆粉紅色蕾絲小碎花,整個舞台被主唱的氣質渲染成甜美的粉桃紅色,害祈明一陣惡寒。

「不會啦!他很可愛啊!」英仲笑嘻嘻的,順手跟隔壁賣把哺的老阿伯買兩個冰淇淋,遞了一個給祈明。

「我感覺不出來。」聽到英仲說舞台上的主唱很可愛,祈明突然一陣心情惡劣,悶悶的搶過那支冰淇淋,洩憤似的狠咬。

「你就把他當成女生看,就會覺得很可愛啊!」英仲舔著冰淇淋。

「他明明就是男的。」不屑的哼了一聲,祈明瞪著台上主唱賣弄風騷。

 

 

 

「一個男生可以這樣也很厲害,我們老是泡在一堆臭男人裡面,只會比較誰的球棒比較硬比較大枝,還有誰投的球速度比較快角度比較殺,都沒看看棒球隊以外的男人。」英仲難得講出這麼有哲理的話,可是聽在祈明耳裡就感覺不爽,渾身不舒服。

「還不是因為他長得好看,不然我才不相信你會有時間去觀察棒球隊以外的男生是什麼樣子!」酸溜溜的話,他自己都沒發現。

「我會開始觀察男生不是因為他。」英仲突然開始有點不自在,而他卻完全沒發現祈明的語氣怪怪的,他只擔心被祈明發現自己的秘密──他會開始注意男生全都是因為開始注意祈明,於是他看男生不再只是看球打得怎樣,而開始去觀察男生的其他部分,因為他知道祈明不只是打棒球吸引他,連棒球以外的每個部分都很令他著迷。

「不然是因為誰?」祈明回頭看他,黑暗中、燈光掩映,他的眼神有種清冷明亮。

 

 

 

英仲在那一刻真的有一種說出一切的衝動,就像是被那雙眼睛下了咒一樣,想說出全部,卻在開口的剎那被打斷。

台上的蘇大綠主唱握著麥克風大聲宣布:「這首歌我們要抽一位現場觀眾上來跟我們一起合唱,到底這位幸運歌迷是誰?」他一邊說一邊伸手進抽獎箱翻了翻,抽起一張小小紙片:「蘇祈明!」

幹!祈明一臉鐵青轉過頭去瞪著舞台上的風騷主唱。

「我不要上去!」祈明打死都不上去的堅決。

「在這邊!」突然在他們背後有人揮手大喊,吸引了舞台上的人注意,祈明和英仲同時轉過頭去,看見剛才那個女工讀生開心的揮舞著雙手,一臉熱情的對他們說:「快點上去吧!你們一對一起上去也沒關係!」

顯然這個女工讀生不知道站在他們背後多久了,一定有聽見他們剛才的對話!

「人在那邊,快點上來!」雖然隔著重重人牆,但是眼尖的蘇大綠主唱完全可以感受到被抽中的那位幸運觀眾和他旁邊那個男生的出色,於是他整個人HIGH到在舞台上揮手:「我等你們!」

「我絕對不要上去!」尤其當他看見主唱那種可怕的笑臉後,祈明更不想上去那個充滿桃紅色的舞台地獄!

「我陪你上去,走啦!」英仲完全沉浸在被抽中的愉快情緒中,挽著祈明的手臂就直接把人往舞台上帶,不管祈明已經生氣的在他耳邊怒吼:「我不要去!」

「沒關係啦!我陪你唱!」英仲誤以為他不上去只是因為不會唱。

「你敢拖我上去我這輩子都不原諒你!」來不及了,英仲已經越過重重人群把他拉上舞台。

舞台上的主唱笑得花枝亂顫,同時看見兩個超級帥哥讓他眼睛都亮了起來,祈明卻感覺自己好像見到酒店老鴇的微笑:「帥哥們,歡迎上台!」

 

 

 

 

 

 

台下的鼓譟聲就像是地獄傳來的惡靈嘶吼,抓著他的人就像鬼獄陰差,眼前這個笑得燦爛的傢伙就像是火坑死神……誰來救救我!祈明在心中那喊著。

瘋狂祈禱著誰來把他帶走,上天卻聽不見他的哀求,硬生生讓他面對殘酷舞台。

一望見下面像螞蟻般鑽動的人群,祈明就有逃走的衝動,但是他身邊的英仲卻把他抓得死緊,更恐怖的是他還一臉興奮,偷偷在他耳邊說:「你運氣真好!這麼多人你竟然還被抽中,真是太厲害了!」

是啊!真是太厲害的衰了!祈明在心中暗譙。

 

 

 

蘇大綠的主唱笑吟吟的說:「蘇祈明,你們能一起上來真是太幸福了!」

因為這句話底下突然一陣鼓譟,大家雙眼都因為這一句而發亮是怎麼回事?尤其是女生的眼睛,亮到一種不可逼視的境界,就像國家地理頻道的母獅子看見獵物一樣,興奮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蘇大綠的主唱將麥克風湊近英仲嘴邊:「蘇祈明旁邊的這位同學,自我介紹一下吧!」

英仲露出俊俏的笑容,瞬間電倒一片男男女女:「我是亞興中學的隊長潘英仲,請大家支持亞興棒球隊!他是我學弟,接下來就是換他當王牌投手了,你們要更支持他!」

喔,原來是學長學弟之間的甲子園甜蜜戀情。底下眾人包括台上蘇大綠的團員都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蘇大綠的主唱還一臉吃醋的嘟嘴跺腳:「厚!感情這麼好,我看了都覺得好嫉妒!」

不然旁邊這位白目男讓給你不知道你會不會爽一點?祈明瞪著他「愛嬌」的動作,嘴角微抽的想著。

 

 

 

英仲則是伸手攬著祈明的肩,爽颯的抓起麥克風:「我不對他好要對誰好?他是我(要照顧)的人,當然要好好照顧他!」

然後底下爆出一堆尖叫,甚至還有人眼角飆出可疑的淚水……英仲完全不明白底下在激動些什麼,倒是感覺到懷中冰冷的殺氣,他本能的放開手,低頭就看見祈明發黑的臉色!

蘇大綠的主唱看祈明的樣子,翹起蘭花指揮揮手:「祈明別在意別在意!不要生他的氣,他不過是心直口快了些!」

祈明憤而抓過麥克風:「他是口無遮攔加上腦殘!他亂講的話不能當真!」

台上台下的人都對他露出「別害羞」的了然笑容,讓他很想抓狂!

蘇大綠的主唱不管他的發飆,馬上轉移話題:「我們來唱歌吧!你想要唱哪一首歌?」

換言之,他也在問祈明會唱哪一首,總不能抽了一個觀眾上來結果害人家丟臉吧!但是祈明卻因為他這句問話僵了臉。

一首都不會。

「我可以代替他唱嗎?」英仲笑著解圍。

「要問底下的人啊!」主唱把麥克風往觀眾的方向遞出去,單手圈在嘴邊大聲問著:「你們說好不好?」

結果底下整齊的回答如朝浪直接拍打過來,比政黨造勢晚會還要熱血,回答得直接又響亮:「好!」

主唱把麥克風湊近嘴邊:「那潘英仲同學要唱哪一首歌呢?」

「小情歌。」英仲其實也只會蘇大綠的這一首,但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當他說出這一首歌的時候,底下會high翻了天,連主唱都忍不住捧頰尖叫!

「只有你唱也不好,不如我們一起教蘇祈明同學唱,然後你們合唱好嗎?」

「好!」底下觀眾的回答完全蓋過台上兩個人的回答,英仲完全不明白所有人熱情的重點是什麼卻樂在其中,祈明則是氣到已經講不出話來乾脆自暴自棄隨他們去惡搞。

 

 

 

「我們唱一句然後你跟著我們唱喔!」前奏鋼琴聲下,主唱清清嗓子開口:「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唱著人們心腸的曲折。」

  底下的觀眾們也熱情的跟著唱,亮晶晶的眼睛全盯著祈明,一旁的英仲則是微笑著專注凝視祈明,完全沒發現他這一刻的神情有多殺!在舞台下腐海沉淪的同人女們幾乎心臟病發,鎂光燈瘋狂起落。

「換你了!」主唱笑彎彎的眉眼望著祈明,英仲早就把麥克風湊在他唇邊只等著他開金口,於是祈明不甘不願的搶過英仲手上的麥克風,跟著唱了一句。

然後底下一片靜默,祈明的聲音乾淨微沉,還帶著些微不穩的飄忽氣音,雖然沒有主唱的出眾特殊卻也有他獨特的風格,驚豔全場。

「我想我很快樂,當有你的溫熱,腳邊的空氣轉了。」主唱唱完這句,等著祈明跟唱卻發現他表情很扭曲。

 

 

 

這種歌詞是誰寫的?祈明一邊唱一邊在心中碎碎唸,這是怎麼聽怎麼曖昧的歌詞,什麼東西溫熱?讓什麼空氣轉了?

當一句一句教唱完畢後,祈明的臉色也已經到了緊繃的極限!

為什麼主唱的表情、聲音搭配上這首歌的歌詞會這麼……而且為什麼主唱明明對著台下觀眾唱歌,眼角卻一直有意無意的往英仲身上勾?祈明一臉很賽的表情,完全感覺不到情歌的溫柔輕快。

全部教唱完一遍後,祈明握著麥克風的手浮現傳說中「棒球投手的青筋」。

主唱很愉快的稱讚著:「真是太棒了!這種聲音讓人家很有幻想空間,我想潘英仲同學應該很幸福吧!」

英仲微笑著:「對啊!他這種聲音在凌晨聊天的時候特別好聽!」

底下炸掉了!

瘋狂的尖叫聲擺明了大家腦中都浮現他們兩個人「凌晨聊天」的樣子,甚至是半夜聊天前的「每一個動作」!

祈明忍無可忍伸手往他腦袋一巴,這一下可不是蓋的,完全沒有手下留情,就看見他一個身高一八八的大男生整個人往前跌了一大步,祈明僵著臉轉身就準備走人!

 

 

 

「別走啦!唱完再走!」主唱趕緊撲過去抓人,緊挽著他的手臂。

然後英仲也迅速站到他面前,搔搔頭對著他說:「你為什麼突然生氣,我剛才說錯話了嗎?我們不是在那天晚上聊天?我一直想在去日本之前有更多和你在一起的回憶,讓我們一起唱完這首歌再走好不好?下去以後你要怎麼扁我都好!」

英仲不是煽情的慷慨陳詞,只是用有點失落的表情語氣,加上一雙有點怕被拒絕的眼睛,坦率的說出自己心底話,他不能講出自己心中最深處的秘密,但是他只能用這種方式拜託祈明,多給他一些回憶的機會。

面對一個率真又沒有心機的人,祈明生氣卻又無奈。

只不過他們完全沒感覺到這時候還在舞台上,而且這番對話根本就足以讓人想入非非!當事人坦蕩蕩,但是下面的一大片人完全不是這麼想!甚至有女生已經趴在男友懷裡流淚,她男友手上還拎著一本剛買回家準備研讀的「我的腐女友」。

祈明轉回舞台上,拿過英仲手上的麥克風,臉上還是冷漠的表情,但是眼睛已經沒有剛才的怒火。

英仲笑開了,走到他身旁像一隻犯錯剛得到主人原諒的柴犬。

主唱伸手給團員一個手勢,音樂下。

 

 

 

「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唱著人們心腸的曲折,我想我很快樂,當有你的溫熱,腳邊的空氣轉了……」台上台下溫暖大合唱,尤其是英仲湊近祈明的麥克風和他一起唱,燈光下,他們兩人靠得很近的唱著。

另一旁只有孤單一個人的主唱則是微嘟著嘴,用優美飛揚的歌聲跟下面的觀眾們一起唱,他的表情也是溫暖帶笑,天使般的美。

然後燈光美、歌聲佳,底下已經有人抱著自己的另一半開始接吻,有男有女,有男男,也有女女,一整個氣氛就像是聖誕夜,剎那間有種六月雪的感覺。

英仲和祈明頭靠得很近,祈明雖然一開始還是瞪著他,但是還是看著英仲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寫好的歌詞小抄,祈明冷悍的眼神一邊瞪英仲一邊還要抽空認真的瞄小抄,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英仲漂亮的眼底有著燦爛的光,映著祈明俊秀的側臉,專注微笑,只看著他一個人。

背後的工作人員偷偷藏好麥克風,因為其實麥克風不只兩支……

唱到最後一段的時候,英仲清楚的看見了,祈明的唇勾起了一個很細微的笑,他的眼睛揚起,看著他很淺的笑了。

他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祈明的這個笑。

 

 

 

 

 

 

後來在他們和蘇大綠樂團是一起被趕下台去的,因為他們把「夏日慶典」搞成「蘇大綠歌友會」,底下還有將近十個表演者在等,他們唱到完全忘記時間,嚴重拖延表演進度。

但是台上台下都很開心,工作人員甚至開心到忘記要提醒他們時間……

英仲和祈明要走之前,蘇大綠的團員還過來跟他們哈拉,出乎意外的還有人認識英仲,據說因為有在看高中棒球聯賽,至於那個主唱則是直接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和msn塞進英仲手裡,拋了一個媚眼:「要記得聯絡我喔!」

人都要去日本了還要聯絡個屁!祈明轉身就走,完全不想再多待一秒。

英仲跟大家揮手完就追上去,兩人一起消失在人群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