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mask8

<Chapter8>
火光中,他是最耀眼的那隻鳳凰,一身黑衣在鋼管上旋轉,魔魅的神情帶著迷離,眼角卻誘惑著人群裡的那個對手,單手握著鋼管,一腳勾著鋼管一腳伸長,飛旋之間讓人神離魂散,所有傾慕的眼光都成了他的祭品,供奉他的美貌。
當他的腰輕緩扭動時,無限風情流轉,他的表情卻一點也不放蕩,只是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盯著同一個人,所以媚而不妖,麗而不濁。
唐以信張開唇輕喘的時候,傅瑋忍不住滾動喉頭,嚥下一口唾液,卻感覺喉嚨乾澀發燙。
吞不到水,只嚥下滿腦子的影像,唐以信像毒,輕易的淬入傅瑋的身體,從鼻腔進入唇舌,沿著食道進入胃腸,瀰漫到四肢百骸,傅瑋已經忘記自己到底為什麼站在這裡,唯一感受到的是唐以信,是他狂舞的鳳凰。
人群被驚撼,他在鋼管上倒掛著、扭動著,像水流動過的溫柔輕盈,卻也有一種男子特有的霸氣力量,男人跳的鋼管,誘惑著另一頭的男人……
只有他一個。
再一次,沙灘上的現場只剩下呼吸聲,以信繼續跳著,而傅瑋的側臉在人群裡被火光染照,一閃一閃,子城特寫滕的臉,捕捉到了他眼裡的癡迷。
他的眼睛裡清晰倒映著另一個男子的狂放舞姿!
然後以信足尖一點,踩在舞台上,一步步走近傅瑋,蹲下身半跪在傅瑋面前,捧起他的臉,凝視著對方。臉湊過去,一吋吋靠近,額貼著額,卻在唇感受到對方呼息的時候一把退開,旋舞退去,直到他的背抵著鋼管,腰一軟就往後繞著鋼管倒退旋轉,黑髮在火光照耀下特別美麗,卻美得很哀淒。
停在這一瞬,每個人都為唐以信的眼神嘆息……「卡!」
導演一喊卡,妄語的眼神馬上一變,開始雙手插腰、仰天長笑:「哈哈哈……我果然是他媽的天才!」完全沒想到自己從昨天晚上苦練到凌晨根本稱不上天才。
「哇塞!你真厲害!」整群少年衝上去把妄語團團包圍住,他只是笑著,像個臭屁的大孩子,剛才那個充滿誘惑的少年像是鬼上身!
「剛才他們面對面抵著對方額頭的那一幕,震撼力超強!」Penny喃喃自語。
「不只是舞跳得好,連表情眼神都無可挑剔。」小雅放下手中的相機,搖頭稱讚著。
另一邊,子城卻坐在椅子上不說話,皺著眉像是在思考什麼大問題,而品軒走到他身邊遞給他一瓶飲料:「你覺得他們表現怎樣?」
「很好啊!」子城雖然這麼說,可是他的眉頭依舊緊皺。
「妄語越來越入戲了,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品軒相信子城絕對看得出來妄語越來越有味道,身為一個導演應該是希望看見自己的演員入戲,可是……
「喂!我厲不厲害?有沒有很強?昨天晚上我跑去看人家跳艷舞,那個白雲真厲害,我表現得不錯吧?我這麼認真你不用稱讚我一下嗎?」妄語衝到他們面前一臉囂張邀功的表情,讓子城跟品軒臉上同時掉下三條黑線。
「是我想太多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品軒低語。
「那你現在這麼厲害,我就放心了!」子城拍拍他的肩:「接下來要有心理準備喔,我們也差不多要拍第一場床戲了!」
「床……」床戲戲戲……這兩個字在妄語的耳道中不停迴響,害他當場當機。
「你怎麼了?」滕剛好走到妄語身後,好奇的問了一句。
「我們是要怎麼做啦?」妄語轉過身的時候擰著眉瞪他,氣惱的丟下這句就走人。
「他耍什麼脾氣?」滕倒是沒有生氣,只是挑眉,也許相處了這麼一段時間也知道妄語的個性,曉得他風風火火的個性,不會放在心上。
「你怎麼光看他背影就知道他在生氣?」品軒不明白。
只是這一問下來,滕和子城都隱隱僵了一下。
「我猜的。」滕微笑著,子城卻皺起了眉──滕是一個如此細膩敏銳的人,怎麼說出這麼明顯的搪塞之詞?!
「你千萬別分不清戲裡戲外,戲裡的愛不是愛,戲裡的他不是他,雖然是入戲但還是要分得很清楚,否則到時候自己吃了苦頭,沒人可以幫你!」子城說得很白。
「欸,別擔心!我自有分寸。」滕的微笑俊逸又飄柔,他只說自有分寸,並沒有否定子城的憂慮。
「不過話說回來,這部劇本裡面的男主角要是沒有真的放下一些感情,怎麼拍出裡頭細膩的交流?這又不是可以用強烈的肢體語言表達的東西。」品軒自己也搖頭晃腦,自言自語。
「所以我才說自有分寸啊!」滕淡淡笑著。一部電影裡,主角如果沒有真的放下點感情,如何感動人心?連自己都感動不了的東西,怎麼感動別人?但是他會很清楚的分辨戲裡戲外,戲裡的感情,不會帶到戲外,這就是他的分寸。
「那……你們拍床戲,你會不會勃起?」這問題夠麻辣了!卻也是品軒一直很好奇的問題。
子城整個人猛然轉過去看他,瞪大的雙眼很像在無聲質問:「誰教你這個?」
滕挑眉。現場三人突然陷入尷尬,這時候滕輕笑出聲。
「你覺得性功能沒有障礙的男人跟自己有感情的對象進行親密動作時,會不會勃起?」丟下這麼一個充滿遐想空間的回答後,滕就離開了。
品軒轉頭看子城,眼底充滿懷疑。
「哈哈哈哈……目前我遇過的演員身體都很健康。」子城說完馬上逃走,不給品軒繼續問下去的機會。
「這樣他們兩邊都硬起來,不會去『兔』到嗎?」品軒持續陷在他對床戲的疑惑中。
「你的衣服已經一個禮拜沒洗了。」滕走到陽台晾衣服的時候看見陽台角落那堆待洗衣物。
「明天再洗!」妄語趴在床上對著筆記型電腦迅速動著手指,眼睛從他開電腦以後就沒有從螢幕移開。
「你的桌子已經沒有地方放東西,要不要收一下?」滕在陽台晾完衣服走近書桌準備擦桌子,卻發現隔壁桌一片混亂的瓶瓶罐罐,所以好心提出警告。
「沒關係啦!我也不會用到桌子。」妄語持續在跟電腦小遊戲奮戰中。
「你的襪子是乾淨的還是髒的?」滕一邊掃地一邊盯著妄語床腳的臭襪子,詢問著。
「不知道耶,忘記了。」很不負責任的發言。
「還有,吃的東西儘量不要帶進房間,不然會長蟑螂螞蟻。」滕掃掉角落的空零食袋,結束他的碎碎念。
「喔,下次會注意。」聽起來有點敷衍。
叩叩!
敲門聲引起滕的注意,妄語則是沉醉在他的小遊戲當中,滕很認命的去開門,品軒站在門口,一看見開門的是滕,馬上探頭進門,對著妄語喊:「旺旺!旺旺!」
妄語完全沉醉在小遊戲中,他連喊了好幾次都沒聽見,最後是滕出聲喊他,妄語才從螢幕中抬頭:「品軒喔,什麼事?」隨即低下頭繼續奮戰。
「子城有事要跟你說,請你過去他房間一趟。」品軒開口,妄語翻翻白眼:「現在嗎?」
「對。」品軒給他一個肯定的答覆,他只好不甘不願的按下暫停,出門去。
他離開以後,品軒才對滕說:「我可以跟你聊聊天嗎?」
滕看了他一眼,把手邊的抹布晾好:「請進。」
妄語走到子城房門口,敲了門板一下,也不等門內的人回應,就直接開門進去,結果一開門就被冷冷譏了一句:「禮貌零分!」
阿雅坐在窗邊的椅子上擦鏡頭,給他微帶殺氣的一眼。
妄語背部寒毛一豎,馬上道歉,他可沒有白目到敢去挑釁阿雅,子城則是在書桌前對著電腦螢幕發呆,無意識的抓著頭髮,相處這幾星期後,妄語知道這是導演正在煩惱的習慣性動作。
現在是怎樣?妄語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為什麼氣氛感覺起來有點嚴肅呢?
子城思考了幾秒鐘,才抬起頭:「我打算後天要拍床戲。」
妄語腦中空白了,好一陣子都無法回應。
阿雅呼了一口氣:「你們到底行不行?」
子城抓抓下巴:「我就是覺得好像可以,又好像少了點什麼,按照進度我拍完跳舞那場以後就要拍床戲,但是我總覺得你們實在少了點什麼……那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妄語深深吸了一口氣,雙手一攤:「就是……那個Fu,對吧?!」
阿雅冷冷橫瞪他:「廢話。」
子城用銳利的眼睛看著妄語的臉,然後問:「我希望你對他有好感。」
妄語整個人跳起來:「喂!我是個健康正常的青少年!」
阿雅眉頭一皺:「這樣還有什麼搞頭?」
子城搔頭的力道更大了:「滕很體貼細心,個性很好。」
妄語偏頭:「有點冷淡吧!他那個人,好像對誰都關心,其實對誰都不上心。」
   「你還幾分了解嘛……我以為你沒在用腦,原來我錯看了!失敬失敬!」阿雅的嘴臉,實在刻薄。
   「你真的對他沒感覺?」子城實在不太相信。
妄語被他這樣一問,似乎有點慌了手腳,急忙後退:「幹嘛啦?」
子城很坦白:「就是希望你們可以『幹』嘛!」狄子城實在「幹」得太明顯,加重音加得太誇張。
阿雅撫著額頭:「導演你可以再更低級一點,你拍的不是三級片好嗎……」
妄語就這樣,臉紅了,紅到耳根去了!
子城用很懷疑的語氣質疑:「你真的對他沒有好感?」
阿雅也盯著妄語看,同時被兩個人這樣看著,妄語臉紅得更厲害了!一時間口不擇言,只想著要否認,於是大聲否認:「我對他才沒有什麼好感咧!一點也沒有!」
這時候品軒站在他背後、倚在門邊,淡淡的說:「所以今天拍戲的時候你用眼神誘惑他完全是作假,純粹鬼上身就對了?」
妄語想也不想就大聲說:「對!那只是戲而已,我才不會對他那個同性戀有什麼興趣!」
然後他終於在這句話脫口而出以後,回頭看向品軒,同時看見站在品軒背後的滕,那瞬間,他幾乎窒息了。
媽的最好是有這麼衰啦!他在心中哀嚎,但是面對滕那淡漠疏離的眼神,他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然後滕像是什麼都沒聽見,逕自走到阿雅旁邊坐下來──那是距離妄語最遠的角落。
妄語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心虛的感覺,明明沒有說錯什麼話,可是就是知道自己又幹了白目的事情。
子城則是沒發現他們剛才一陣沉默,接著說:「滕也來啦,正好,後天拍第一場床戲啊。」
滕挑眉:「我是專業演員,什麼時候拍都沒問題,我很配合!」
言下之意就是他純粹做戲,百分之百配合,跟自己的意願無關、純粹敬業精神。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妄語覺得聽起來怪怪的,有種隱隱帶刺的感覺。可是他只敢偷瞪滕一眼,發現他根本沒在看自己,就摸摸鼻子收回眼神。
品軒則是嘆了口氣,對著滕說:「你就幫忙帶著他吧!到時候總是要拍出點感覺來,像他這樣粗神經是不行的,眼神交流、肢體動作很重要啊……」
滕則是別過頭去,什麼話也沒說。
妄語偷看看滕側臉的表情,就知道他在不爽,而且是衝著自己來的!不然要是平常時候,滕肯定會回答說他會帶自己入戲,因為他就是這樣一個外冷內熱的前輩。
自己好像又把他們的關係弄僵了……妄語坐在阿雅另一邊的位置上,完全不敢面對滕的眼神。而滕則是認真的聽子城交代細節。
妄語看到阿雅偏過頭瞪他,隱約聽見她還對著他不屑的低聲罵了一句:「誰叫你亂講話,白痴!」
多說多錯,妄語完全無法否認自己一開口就惹事,於是整個人幾乎和牆壁沉默的融為一體。
子城則是跟大家討論著明天外景的事宜:「滕你就準備好自己分內的部份,你明天清晨就要起來拍海邊那一場,你如果沒問題就先去睡了,免得爬不起來。」
滕起身,高佻的身影踩著沉穩步伐走出子城房門,完全沒回頭,所以他也沒看見妄語的眼睛一直跟著他、完全沒離開,那眼神既懊悔又自責。
滕前腳一走、房門一關,妄語整個人就倒在牆上低聲哀叫:「噢!很煩耶!我又不是那個意思……」
品軒完全不想可憐他:「你講話真的很欠揍!死草莓!」
妄語雙手捂著臉:「我這顆草莓寧願被你一腳踩爛,直接黏平在這裡,也不要回去跟滕一起睡覺!」
阿雅冷笑:「你活該!半夜要是滕夢遊,依據自己潛意識的渴望把你給解決了,我會替你收屍。」
子城根本不管妄語在那邊裝死,直接用腳踹他兩下:「喂!我故意安排你明天休息,就是要你做好心理建設,後天一定要跟滕做一場。」
妄語這才抬起頭,一臉哀怨:「你跟我講有什麼用?生氣的人又不是我,你要看他大爺後天願不願意跟我做吧!」
品軒輕輕皺眉,轉頭對阿雅說:「為什麼我覺得他們現在的對話好像有點怪怪的……」
阿雅聳肩:「打從他們開始拍戲到現在,就一直有點奇怪。」
 「說得也是。」
 子城瞪他:「你剛才說錯話去跟他道個歉就好了,他又不會怎樣!」
   「你說得簡單……他如果不理我咧?」
 「他不會不理你啦!你撒個嬌就好了,他一定會原諒你。」子城對著妄語拍胸脯保證。
 「真的嗎?」妄語的眼神很懷疑。
子城拍拍他的臉頰:「憑你這小妖精的美貌,他肯定抵抗不了你ㄋㄞ個兩下!」
妄語翻白眼:「屁啦!我又不是童顏巨乳搖很大的正妹,他哪會理我?」
子城這時候偷偷在妄語耳朵旁邊講悄悄話,不讓品軒和阿雅聽見,但是品軒一看見子城的眼神,就有一種寒意從背脊緩緩爬上腦門。
他只能祈禱妄語不要被子城騙得太慘!
子城講完後還拍拍妄語的肩,一副「聽我的準沒錯」的樣子,然後送妄語走出房門,直到房門一關上,他就發出陰沉的笑聲:「嘿嘿……」
阿雅馬上拿起抱枕往他後腦杓扔:「你給我冷靜點,講清楚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品軒也等著子城回答,打從今天晚上子城叫品軒去請妄語到他房間,他就覺得子城一定在打什麼主意。
子城轉過頭,笑著:「滕會為了妄語的話生氣,是計畫的第一步,我很滿意他的反應。然後妄語在乎滕的怒氣,是計畫的第二步,我更滿意!接著最後,妄語用我敎他的方式去找滕道歉……我就等著看好戲,如果妄語成功的話,嘿嘿……我想後天的床戲一定可以拍得很完美。」
子城一邊陶醉在自己完美的計劃裡,一邊微笑著轉圈圈跳舞出房門準備去洗澡。
房門內的阿雅搖搖頭:「嘖!這個死變態果然心機超重,我就說他今晚去叫旺旺過來絕對有鬼。」
品軒則是看著子城的背影,低聲說:「我有時候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是真的那麼聰明,還是靈機一動鬼附身,或者他一直都在裝瘋賣傻……」
阿雅伸了一個大懶腰,然後站起身準備回自己房間:「別想太多啦!想再多也沒用,反正他就是個導演,導演導的是戲還是現實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你就別去想他那個神經病在想什麼,你越想只會越抓狂!」
品軒接受阿雅的話,反正他們早已經放棄研究狄子城的行為模式與思考邏輯,人家說天才與白癡是一線之隔,他們這種凡人不會明白天才的腦袋跟神經病究竟差在哪裡。
妄語回到房間的時候,滕已經去洗澡了,可是他卻發現自己的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已經排放整齊,房間地面十分乾淨,連那隻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穿過的襪子和床邊的衣服都被放在洗衣籃了。
要是滕奉頤的生理性別是母的,自己一定會把他娶回家!這種賢妻良母哪有錯放的道理……妄語整個人躺上床,在心中默默想著。
剛才子城敎他要放軟態度,要誠懇道歉,要用充滿歉意的眼神對滕放電。
以上狄子城敎他的,李妄語生平從來沒對任何人做過!
他向來做錯事有人替他收尾,大家都把他捧在手心,根本沒人會去責怪他!這是他第一次嘗試用這麼低的姿態跟人家道歉,不過這也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真的講得很過分。
上次自己講他的小弟弟尺寸問題他會直接大聲跟他對嗆,可是這次自己講到他是同性戀,他卻完全不理,自己生著悶氣,反而讓妄語覺得很抖,他寧可跟滕大聲對罵也不要這種很悶的感覺。
想著想著,房間門就被打開了,滕走了進來,完全沒看躺床上的妄語。
沉默的氣氛,比颱風來臨前的焚風還要沉悶窒人。這種氣氛,妄語怎敢開口說半句話?而他側身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睜著一雙勾魂水眸凝視著滕。
明知道他在看他,奉頤卻逕自做著自己的事情,擦頭髮、保養、按摩……就是不看床上的他。
然後妄語就這樣凝視著他挺拔的身形,細細品味著奉頤獨特的冷漠氣質,癡迷的目光像是入定,更像視姦。
滕奉頤開始做單手伏地挺身,完全不理會妄語的眼神。
雖說是冷戰,但是氣氛中的寧靜,卻有著膠著的親密。
這時候妄語開始唱著歌,輕柔的嗓音,淡淡的依戀隨風飄散在微涼的海水氣息中:「嘿噢~嘿噢~,你形容我是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嘿噢~嘿噢~,我知道你才是這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嘿噢~嘿噢~,妳知道當你需要個夏天我會拼了命努力,嘿噢~嘿噢~,我知道你會做我的掩護 當我是個逃兵」(無與倫比的美麗/詞曲:青峰
 

滕奉頤一邊做著伏地挺身一邊默數著次數,可是那頻率與呼吸,似乎有幾分亂了規律。

 
妄語垂眉,凝視著奉頤線條優美的背脊,然後很輕很淺的唱著,像是不願意打擾到他運動,又像是故意要唱給他聽的竊竊私語。
然後滕奉頤終於受不了,乾脆盤腿坐在地上,看著癱在床上對他進行眼睛性騷擾的李妄語,不說話。
妄語繼續輕聲唱著:「嘿噢~嘿噢~,你形容我是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嘿噢~嘿噢~,我知道你才是這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
然後奉頤終於一臉黑線的開口:「你一定要對著我的肌肉一邊唱無與倫比的美麗嗎?」
妄語停止歌聲:「很適合啊!」然後垂下眼睫,輕輕的說:「剛才的話我真的沒有什麼意思。」
奉頤沉默了很久,最後嘆了一口氣:「我是同性戀,可是我也有自尊,我不喜歡你這樣隨便否定我。我雖然不是你的什麼人,可是我覺得自己像是你的長輩,至少我敎過你跳舞、引導過你入戲,我覺得你是很不錯的後輩,我不希望你表面上找我敎你,背地裡卻看不起我。」
妄語伸出手,抓起奉頤的手,然後跟他拇指對姆指,相印:「我發誓我絕對沒有看不起你!我只是講話都沒想仔細,被人家一激就會亂講話,我從來沒有看不起你。相反的,我覺得你很厲害!」
奉頤一笑:「是嗎?可是你老是做這種捅人家一刀再跟人家道歉的行為!」
妄語很認真的看著奉頤的眼睛:「我以前超級厭惡同性戀!可是我認識你以後,就覺得其實同性戀也沒有什麼,因為你,所以我覺得我開始欣賞同志。」
奉頤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將妄語的手包在自己的手掌心。
妄語凝視著奉頤骨節分明的手指,看著自己的手被包覆在滕的手心,認真的說:「你甚至讓我懷疑起我的性向,因為你實在太有魅力。」
奉頤放開手,很認真的對妄語說:「當一個演員可以演戲,可以入戲,但是千萬不要沉迷。」
妄語問:「沉迷了,又怎樣?」
奉頤笑了:「當戲不是戲,你就不是真正的你。沉迷的時候,就會分不清現實與戲劇。」
若是一輩子都寧願沉溺在戲劇裡,那又如何?妄語在心中質疑,卻沒有說出口。
妄語看著奉頤的表情,然後眼睛一轉,嘴角勾起一個淺淡的弧度:「你不生氣了?」
奉頤笑了,充滿魅力的眼睛帶著無可奈何的笑:「你喔……」
妄語看得入迷了:「你真的那麼喜歡那個鏡嗎?」
奉頤只是搖搖頭,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減少,起身去關掉電燈然後走向床:「小孩子別想那麼多!」
妄語發現了,現在的滕奉頤講到鏡的時候,已經沒有像以前那樣神經兮兮,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很開心,整個人就是一直爽起來,所以當奉頤躺上床以後,他硬是捲著被子壓過去:「你為什麼不說?你這個悶騷男!」
滕伸出大腳踹上妄語的屁股、把他踢回他的床上:「我幹嘛告訴你?」
妄語在深藍夜色中瞪他:「重色輕友,你就去寶貝你的鏡吧!大叔!」
奉頤的大腳在他屁股上左扭右轉:「死白目小孩!我跟鏡已經都過去了,我連他現在長什麼樣子都忘記了,你記那麼牢幹嘛?暗戀我嗎?」
妄語冷笑:「哼哼!臭美歐吉桑!」
奉頤的聲音,在染著海風的冷涼空氣中響起:「臭美也好歐吉桑也好,千萬不要讓我們的關係變得複雜,這樣會比較好吧!就算你喜歡我或者我喜歡你,也不要說出口,畢竟戲跟生活是分開的,你一定要搞清楚!」
妄語沒有回答,只是裹著被子瞪著天花板,看著上頭深淺不一的暗藍色光線,默默不語。
然後奉頤輕喚了聲:「妄語?」
那好像是第一次,滕奉頤這樣叫他,可是他完全不想回答。
然後滕輕嘆:「像豬一樣……不過無憂無慮也是好習慣。」
去你的,把我當豬公啊?!妄語在心中暗譙著,但是也沒說出口,假裝自己已經睡著了,不想再發出任何聲音。
滕奉頤伸出手,在妄語的臉頰上輕輕一捏,用寵溺的語氣嘆息著:「你這小鬼!為什麼那麼惹人喜歡?幾乎讓人愛不釋手了啊……」
妄語感覺自己的心跳疾速飆高,皮膚也迅速飆高升溫,發燙的表層顯示了他的激動。
怎麼辦?愛、不、釋、手!?解釋起來就是愛到不想把手放開,天啊好害羞!這時候如果他對我做什麼事情,我要推開他嗎?聽說從後面來很痛,要是我受不了叫出來怎麼辦?如果真的做了明天一大早我會不會便祕?要是大家發現了怎麼辦?我可以翻船反攻他嗎?這是不是傳說中的耽美H?怎麼辦好緊張喔!李妄語整個腦子都在胡思亂想,當中最掙扎的就是到底要不要拒絕?他根本沒發現到自己竟然是想著「要不要拒絕」而不是「怎麼把他打死」……
但是滕沒有做任何踰矩的動作,只是盯著妄語的臉龐,在朦朧夜色裡欣賞著妄語出色的五官,讚嘆又欣賞,然後微笑著睡去。
妄語等了很久發現隔壁的滕奉頤早就規律呼吸熟睡了,才張開眼睛偷看,發現自己根本就想太多,滕根本沒有那個意思,他鬆了一口氣,同時卻又有種莫名奇妙的失望。
   「媽的耍我啊!害我想那麼多……」語氣中夾帶著一絲惆悵。
海風夜色,他們睡在相併的單人床上,各自擁著自己的想法緩緩入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