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饜四

<第四章>沉淪
 
看見申維瑀戴著眼鏡坐在電腦前面,一手撐著下顎一手在鍵盤上敲打的模樣,屠晏岑真的嚇到了!
他一走進電腦教室,迎面而來就是如此驚悚的畫面,讓他有點難以調適。
他一直覺得申維瑀應該是在屠宰室那邊學習肢解技能,或者是在土木工程那邊學習扛沙包攪混泥土練身體,反正不管怎麼看,他都不覺得申維瑀會出現在電腦教室,可是偏偏他就出現在這裡,而且還佔據了老師的電腦桌,一臉無聊的亂逛網,好像正在等學生到齊上課的模樣。
反而是正牌的老師坐在教室後面附設的小房間,跟大白鯊在泡茶聊天,完全不管教室裡面的狀況。
 
晏岑找了教室裡一個靠窗的角落坐下,打開主機,等待開機的時刻,學員陸陸續續進到教室了,他們這兩個小時是學習課程,可以依照自己興趣去做學習,他選的是實用電腦,因為這是他亟欲學習的部份,在監獄裡面他最怕的就是與外界過度脫節,資訊是他最需要的課程。
阿濟很開心的站在門口對他大力揮手,然後跑進來坐在他隔壁的位置,講實話,晏岑不明白這世界上為什麼有阿濟這種人,連坐牢都很快樂?這真是不解的謎題。
 
阿濟一坐下馬上就跟他喇咧:「兄弟你要罩我一下,我只有在網咖碰過電腦,不是玩遊戲就是看A片,要是考試了記得幫我一下!」
晏岑挑眉斜睨他:「你怎麼知道我會電腦?你至少還玩過遊戲,我連遊戲都沒玩過。」因為他沒時間,他上網通常都是去做網路證券投資,哪來的鬼時間玩線上遊戲。
阿濟一臉完蛋的表情:「天啊!兄弟我真是錯看你了!我以為跟著你會比較好混,我最討厭讀書考試了……」
拍拍阿濟的肩,他很殘忍的回過頭去上他的網,結果他發現螢幕被切換到老師那台電腦了,上過電腦課的學生都知道通常老師切換過去他的電腦螢幕時,底下的學生總是要「喔……」一聲表達不滿,但是這次他完全沒聽見身邊的學員發出這種看ADIY被打斷時的不滿聲響。
 
他偷瞄了一下阿濟,發現阿濟很愉快的在逛AV光碟線上試閱訂購網站,只有自己的螢幕被切換了,他看螢幕上出現空白Word檔,然後迅速打上一行字:你也選這堂課,那我就是你老師了,記得回房要叫老師好!
 「拎老師卡好……」為什麼他滿腦子都是日本A片裡面學生姦淫老師的畫面?! 還有,申維瑀現在的舉動叫做公器私用吧,正牌老師為什麼不快點衝出來把他抓走?
小乖乖,準備上課了唷!螢幕上這句話感覺起來後面似乎還加上個隱形的粉紅色愛心符號,晏岑馬上抬頭看前面老師座位上的申維瑀,竟然發現那傢伙在螢幕後面偷偷對他眨眼還不著痕跡的送了一個飛吻!
那畫面說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晏岑整個人的雞皮疙瘩以光速從他的腳底直豎到髮梢……試想一個一百八十幾公分的俊美壯漢裝出羅莉的表情動作對你拋媚眼,那畫面絕對有著毀滅性的衝擊震撼!
 
馬雅人講的地球毀滅瞬間,衝擊力大概也不過是這樣而已吧……
 
不過幸好申維瑀沒繼續玩下去,他看學員差不多到齊了以後,移動擴音器試音後就開始講課了,也沒做自我介紹什麼的就直接上課,但是在場的學員似乎都對他不陌生,大家都很認真的上課,期間完全沒聽到學員交談的聲音,頂多只出現做筆記的沙沙聲響,安靜到近乎詭異。
因為大家實在太安靜了,晏岑也不敢開口講話,只好趁大家操作的時候偷偷遞了一張紙條給隔壁的阿濟:為什麼是申維瑀在上課?老師咧?
阿濟隨手寫了幾個字,就扔回來給他,他打開一看:聽說白無常是電腦高手,電腦老師都丟給他上課,自己跟大白鯊在後面休息泡茶,習慣就好!
 
後來申維瑀講了什麼,晏岑其實沒有很注意聽,他滿腦子都是申維瑀這個奇怪的室友,想他的外表、行為模式、飲食習慣、特殊才能……結果等到他們要動手操作的時候,晏岑才一臉大夢初醒。
剉賽!剛才都在發呆,根本就沒聽到申維瑀講什麼,一轉頭看見連阿濟都認真的在電腦螢幕前按按弄弄,晏岑更是冏。
結果讓他更冏的是申維瑀竟然起來做巡邏,看見學員有什麼問題還幫忙解答,他趕緊偷看隔壁的螢幕,看一下人家怎麼做?結果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吐血!隔壁阿濟竟然已經設定好網頁的標題,還放了一個性感AV女優當看板娘!
男人的動力果然都來自於獸性。
 
晏岑還在那邊東摸西摸的時候,申維瑀就已經走到他這一排,眼見那個傢伙越來越接近他,晏岑竟然有一種無以名狀的心慌感,不想讓維瑀看輕自己,也不想讓他有藉口在自己身邊逗留,所以他就心慌意亂的亂點亂弄,讓網頁設計程式的格子裡面有複製上去的圖,然後隨意打上:不要靠近我。
五個字剛打完,維瑀就走到自己身邊了,然後更機車的是這個不良教師既然還俯身靠在他背後,一手放在螢幕左邊、一手放在右邊滑鼠旁邊──簡而言之,就是申維瑀靠在屠晏岑背後,還把他整個人環在懷抱中。
 
申維瑀還低下頭靠在晏岑耳朵旁邊說話:「切換到網頁給我看。」
么壽能不能不要用氣音在我耳朵旁說話?!晏岑很想大叫,可是還是咬牙忍了下來,接著呆在鍵盤前,不曉得要怎麼切換。
然後申維瑀就把手覆上他的右手,若無其事的按著滑鼠左鍵,把畫面切換到網頁。
屠晏岑真的覺得自己很想尖叫!這年頭還真的有這種癡漢老師敢這樣性騷擾學員!想當年包廂內的公務員舔耳朵事件還鬧到新聞頭條,現在申維瑀這種程度的性騷擾早就應該抓去關了!可是為什麼沒有人發現?
自己到底為什麼慌亂?
人總是因為察覺到了某些事情,而產生抵抗;就像生物不得不為了自然,而產生演化。
無法抵禦、無能反抗,傳說中他媽的野生動物第六感。
更慘的事情就在接下來的一秒後發生了,網頁下的綠色漏斗填滿格子,切換到網頁首頁,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個俊美纖細的傑尼斯系男孩雙唇微啟、雙腿大張,渾身汗水與謎樣的白色稠液,標題還寫著五個大字:不、要、靠、近、我。
 
兩人沉默僵硬了大概有一分鐘,然後申維瑀低下頭看著晏岑,挑眉:「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
晏岑仰頭與他對視:「誤會!我沒有……」
講那麼多做什麼?干他屁事!
維瑀揚起笑容,剎那間晏岑感覺自己體溫下降十度,他很愉快的勾起嘴角:「你喜歡這種欲擒故縱的纖細美少年,我可以配合你喔!」
要是真的被這種秀色可餐的傑尼斯系美少年吃乾抹淨,感覺很悲哀好嗎!
 
晏岑在這一刻突然驚覺自己進到監獄後最恐怖的威脅不是週遭龍鳳呈祥的兄弟大哥,而是這個每天跟自己睡在一起的詭異室友,因為他是真的想要開發自己的小菊花!
微弱的聲音,還在做垂死掙扎:「我以為你不愛男人……」
頭頂上的男人很愉快的呵呵微笑:「你聽誰說的?我只是沒遇到適合入口的好貨,上天把你送到我的隔壁床,我當然會找機會好好享受!而且我不愛男人不代表我不能上男人。」
他媽的最好在講這種要上男人的話的時候還可以用一副甜美愛嬌的娘樣!晏岑神經線已經快要崩斷,但是他再怎麼瀕臨崩潰也不會錯看申維瑀眼底的那股慾望,他是真的想要自己,眼前這個詭異的怪咖,真的肖想自己的小菊花!
這個認知讓晏岑渾身戰慄。
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興奮?晏岑也分不清。
不過維瑀倒是好心的替他把網頁稍做修改,改成正常一點的東西,然後對他眨眨眼、走回他的位置。
 
媽呀……他好想越獄!要是再繼續睡在申維瑀隔壁,什麼時候貞操不保都不曉得。
越獄被抓到頂多一槍斃掉,可是如果被變態拖到床上,那恐怕是生不如死!
走回自己座位的申維瑀倒是心情很好的無聲哼著歌曲,整個人身邊似乎開著隱形小花,這天的課程他上得特別愉快!
當然,他的愉快建築在屠晏岑的悲慘上,屠晏岑怎麼想也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讓申維瑀看上自己後院含苞的小菊花。
 
下課後學員陸續走出教室,準備到餐廳吃飯,留下申維瑀在電腦前做最後的整理,這時候,正牌老師無聲的走到他身邊,一出手就是一把靜音的小型掌心雷架在他頸邊,槍口抵著動脈,隨時可能出手。
申維瑀連眉毛都沒動,繼續做自己的事情,螢幕上已經顯示他入侵到NASA的主機防火牆,正在跟電腦防護人員玩遊戲,不過對方可能不覺得這是一個遊戲,攻防之間,功力立見。
螢幕上閃爍的變換莫測,在申維瑀的眼裡,似乎只是一個午後點心般的小趣味。
拿槍抵著他頸動脈的正牌電腦老師,一臉殺意:「你是警界之恥,憑什麼回到台灣?」
他沒回答,只是停下敲打鍵盤的動作,螢幕停在黑色畫面,一排又一排滿滿的數字跳動翻轉,他淡淡的說:「你扣板機的速度快,還是我按鍵盤的動作快?」
只要一個鍵,他就可以撤掉隱藏遮罩,馬上讓NASA發現他的位址,要是美國那邊知道這個直闖NASA的駭客在台灣,恐怕整個政府高層會吃不完兜著走……唔……記得上次他好像也進去過CIAMI6玩遊戲,不曉得他按下這個ENTER鍵以後,國家高層會受到多少情治單位的密切注意?
他的中指停在ENTER鍵上,正牌電腦老師的食指扣在板機上。
 「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回來?」
 「我沒必要告訴你。」
 「你必須,我是你的上司。」
 「那我可以馬上辭職離開單位,想要我的,不只台灣。」
他們都很清楚,他這樣頂尖的全方位人才,全世界各國都搶著要,如果他出走台灣,損失的是國家而不是他。
槍放下,他放軟口氣:「我只想知道為什麼你要回來台灣。」
放不下過去的人,永遠是輸家。申維瑀嘴角揚起嘲諷的弧度,眼角眉梢盡是冷漠。
 
申維瑀切斷網路、完成關機程序,起身往外走,踏出門前他沒回頭,卻回答了他的問題:「我只是想看看我爸的故鄉長什麼樣子,所以我來了,沒有其他原因,不用對我充滿懷疑,就算我不來台灣也是有地方去,我不會用『回來』當成動詞。」
申維瑀最後那一句,似乎有幾分嘲弄的意味。
 「你跟那個犯人,別搞得不清不楚,到時候上頭要處理很麻煩,這年頭的媒體很討厭!」眼見申維瑀要走了,他才開口講正題。
 「我會斟酌。」
 「你該不會跟他認真吧?!」
 「看他越怕的樣子,我就越想試試看,畢竟沒上過男的,呵呵!」
申維瑀微笑著離開了,留在原地的正牌電腦老師突然感到一股惡寒,一時間,他為那個不知名的犯人感到哀憫。
那確實不是玩笑,申維瑀知道自己對屠晏岑確實有著濃厚的興趣,包含身體上的,他其實不介意,用另外一種方式達成他的目的。
對他而言,能夠達成目的就可以,他並不是那麼在意過程,正因如此,他被國際特戰中心評為「最危險級警力」,最完美的警察與最危險的罪犯,通常只是一線之隔。
那又如何?
反正,他本來就是警察、也是罪犯的兒子。
 
 
第一堂電腦課過後,晏岑以為維瑀會很飢渴的在他們兩人獨處的時候霸王硬上弓,但,他果然是想太多了!接連幾天他們一樣過著平淡無奇的日子,申維瑀雖然會在口頭上逗弄他、摸他幾把,造成他心靈上的壓力,但卻沒有更出格的行動。
所以晏岑斷定申維瑀應該只是說說而已,卻不知他鬆懈的時候,危險正悄悄到來。
 
那一天傍晚時分,夏日豔陽已經逐漸染橘,天邊的顏色,是沉鬱的靛藍色。
球場上的受刑人仍在運轉著籃球,追逐、傳接、進籃,彷彿重溫過去國中時期那種單純運動的快樂,可以假裝自己是自由的。
晏岑將球從三分線外投入籃框,唰的一聲響起,同時鐘聲也響起,提醒他們該回到自己的區域。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他會做什麼選擇?屠晏岑不只一次問自己,可是答案只有無解。他不是一個會回頭看的人,做下的決定他只會接受、不會後悔,即使頭破血流還是會走下去,後悔對他來說,是最沒有價值的情緒。
拉起衣服擦掉臉上的汗水,他在走回房舍的路上看見申維瑀倚在柱子邊,抽菸,朦朧的白霧模糊了他的臉,卻更顯性感深沉。
屠晏岑對他笑了笑,走近他身邊:「你在這裡等我嗎?」
申維瑀把菸蒂丟在地上弄熄:「走吧!要不要跟我去開小差?」
晏岑愣了一下,然後點頭:「好啊!」
 
維瑀領著他走向電腦教室,這個時刻,大家都已經去餐廳準備吃飯,只有他們兩個人往無人的教室走去,一走進電腦教室,維瑀就問他:「想抽菸嗎?」
晏岑聳聳肩:「好啊!」
於是維瑀伸手拉住他的手,一把拉近自己、吻上去,他嘴裡的菸味,變成了晏岑品嘗到的唾液,透明的菸味,成了流動的液體,在兩個人的唇舌間流動交纏。
菸,是鼻咽裡的香氣,是喉頭的水液,是──男人性感的挑情。
 「幹!禽獸……」那模糊的低語,罵的是申維瑀還是屠晏岑自己?他也不知道。
男人,其實都是需要性慰藉的生物,至於對象究竟是男還是女?也沒那麼重要了!
監獄裡面,男人一起自慰是常態。
再聰明的人,也是男人,晏岑再清楚不過,他堅硬的欲望是無法用鐵鎚敲一敲就軟下去的……雖然,他是因為男人而硬起來讓他感到悲傷,卻是事實。
晏岑細細的感受維瑀撫過身軀,每一吋神經都甦醒,用最細微的神經末梢去感受每一分撫觸,而後,為了那雙手掌分布的粗繭而更加悲傷。
他在很多人手上看過這樣的繭,長期握槍的人才會有的繭。
他不是一個會相信「世界真美好」的人,但是面對慾望與現實交響的這一刻,莫名的悲哀還是讓他感到空洞。
在這一切掙扎背後,更讓他悲傷的是,申維瑀在這一刻竟舔著他的上眼皮,用澄澈的眼睛望著他問:「你為什麼難過?」
為了這一句話,晏岑笑了,然後望著他的眼睛說:「因為我很久沒這麼爽了!」
鬼才相信!
申維瑀偏著頭,然後對他笑了笑:「我會讓你更爽!」
那一瞬間,晏岑整個人感到冰凍三尺。
 
然後申維瑀將他整個人壓在電腦桌上,咬上他的頸項,那畫面,很像劍齒虎撲上獵物準備大啖美食的鏡頭……晏岑瞇起眼睛發出微弱呻吟,灰藍色的天花板像是他視覺裡沉在角落的慾望,向來被刻意遺忘,此刻卻佔據了他所有眼界。
他不是沒有需求。
維瑀的舌頭探進晏岑嘴裡,深入、抽動、模仿性交頻率的蠕動……完美高超的調情技術,宛如機械。
他離開的時候,晏岑忍不住抬起頭追了上去,離不開那樣溫暖濕潤的舌頭,即使明知道甜美的背後總藏著酖毒,還是忍不住沉溺,懦弱的意志,屈服於身體的慾望底下,悲哀而絕對。
於是維瑀用更加溫柔的姿態,舔吻著晏岑的身體,強硬的雙手將他固定在電腦桌上,卻用無比溫潤的舌頭舔遍他全身所有肌膚,從外到裡,從粗糙到細緻,從髮梢到腳趾甲。
維瑀伸出舌尖,由下而上,從晏岑的雙球到柱體頂端的小洞,緩慢掃過。
舒服嗎?
幾乎要瘋了。
 
維瑀把那膨脹硬挺的男性象徵,含入口中,薄唇圈吸住嫩膚,由下而上、由上而下,由唇箍緊了晏岑的根部,模仿著性的吸附,充滿彈性又緊緻的雙唇上下滑動,唇內的舌,惡劣的頂弄著口腔內的肉柱,不過吸吮了幾下,晏岑就忍不住棄械投降,在維瑀口中全洩了!
莫怪有人說,口交是全世界最舒服的性交方式。
而後維瑀將口中的濁液吐在手心,用手指沾了一些,深入晏岑的身體裡,在那幽密的洞穴裡來回穿刺,輕輕的、細細的、拓展開來,晏岑從來沒想過有人可以粗獷與優雅並存,但是他卻在維瑀身上看見相悖的極端,完美融為一體,白皙優雅的手指、粗獷蟄猛的力道,同時在他身上,在他恥辱卻歡愉的源頭抽弄著。
增加的手指,在晏岑的體內向深處拓展,找到某一個角度、某一個曖昧地帶,引出晏岑的聲音:「……啊!嗯……」
 
咬住下唇,把所有不小心透漏的呻吟歡咽都吞進喉嚨,晏岑劇烈扭動著身體,任由維瑀的手指在他身體來回抽插,即使前方的硬挺已經紅腫充血,他也不肯發出聲音。
維瑀的臉,在傍晚的陰影下微笑,然後舔了舔唇,再度身出舌頭舔弄著慾望頂端的圓弧,像孩子舔舐著冰淇淋一樣,性感天真又淫穢,慾望前後鞭笞著晏岑的理智,快樂到近乎瘋狂。
他沒有聲音,只是劇烈的喘息著,然後再度射出。
射出第二次的晏岑只能半睜著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看著那上頭昏暗的顏色像是灰色的海,微張的唇吐出濃烈的喘息,胸口急劇起伏。
然後維瑀挺腰,進入了他的體內,逼出他一直隱忍的呻吟:「啊……不……」
維瑀俯身吻著他的額頭、他的眼角、他的髮梢,然後用全然不溫柔的動作狠狠占有他!
 
晏岑本來一直堅持著單純的性,只是身體慾望的宣洩,他不想叫出任何聲音,他覺得叫出來就像是女人一樣示弱了。但是維瑀逼迫他捨棄一切,他在高潮後被巨大堅硬的熱燙插入,虛軟的身體根本無法抵抗,只能微弱的呻吟,他已經覺得丟臉,維瑀卻仍感覺不夠。
維瑀用力挺進再緩緩抽出,讓他們彼此都能感覺相連接的部位、被拉扯的柔嫩肌膚,觸覺神經被放大了百倍,痛,卻無比爽快!
晏岑根本無法忍受極限之外的感受,只能叫出聲來。
緩緩轉著圓圈,摩娑著穴口,等到對方適應了自己的性器,維瑀加快速度用力的衝刺著,晏岑雙腿被掛在維瑀的手肘上,用敞開的姿態任身上的男人狂猛佔據,嘴裡只能忘我的呻吟著:「唔……啊……等、等……慢……」
維瑀深深探入再用力抽出,渾身肌肉緊繃著,雪白的皮膚上布著晶瑩汗珠,驚人的爆發力讓他毫不停歇,迅速而用力的來回抽動著,比電動按摩器的威力還要驚人,他身下的晏岑則是徹底失去理智,只能任他擺動,甚至在這樣的強擊下又射了一次,在維瑀的腹肌留下一道痕跡。
 
慾望充滿了密穴,高潮後的穴口陣陣抽搐,一下一下吸得更緊,維瑀趁著此時將晏岑抱起、讓他的背抵著牆、手將他的雙腿按在自己後腰,還沒釋放的粗硬繼續在晏岑體內肆虐,逼得他幾乎昏闕。
調整好姿勢後,維瑀緩緩用力的往上頂,晏岑整個人靠在牆上,雙腿環住維瑀的勁腰,全身上下唯一的著力點只剩下後穴裡的硬根,被維瑀頂起,然後渾身的重量落下、壓在那根上,狠狠的、野蠻的折磨到他叫也叫不出聲音來……但那才是第一下而已。
會脫肛啊!變態機器人!晏岑在心中淒厲吶喊著,卻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維瑀似乎滿意了這樣的動作與力道,於是他更加用力的往上頂,速度也慢慢加快,雄勁的腰將晏岑整個人頂拋上、再狠狠落下,速度越來越快,動作越來越激烈,到後來幾乎像是引擎運轉般的劇烈進出,兩人都無法發出聲音,只剩下肉體拍擊與曖昧的水聲,伴隨粗重的喘息!
 「求……求你……」求你給我個痛快!不……不行了!腦中只剩下這個想法,晏岑的手在維瑀肩上抓出見血的傷痕,已經射不出來的硬莖一抽一抽的,幾乎快要失去理智!
維瑀眼睛一亮,他勾起嘴舔舔唇:「求我……再來一次?」他遊刃有餘的加速度進出,然後眼睛一瞇,大力的將晏岑壓制在牆上,然後猛力插入,接著小幅度的律動著、轉動圓圈,做急劇的圓弧運動,然後咬住晏岑的脖子,在狂野猛烈的動作下終於達到高潮,滿滿的射在晏岑體內!
救命……晏岑覺得自己快要流下男兒淚──媽媽,我很快就要去找妳了!
粗重的氣息交纏著,溼熱的體液在彼此連接處流動著,無比曖昧,充滿濃炙情慾,淫穢的乳白色液體緩緩流下,蜿蜒成慾望的河流。
 
 「呼……」維瑀退開,晏岑雙腳踏上地板,然後整個人很丟臉的掉了下去……腿軟。
維瑀趕緊架著他的手臂,把他推坐在電腦椅上。
晏岑整個人癱在椅子上呈現半昏迷狀態,渾身汗水體液,一片淫亂狼藉。
維瑀看著他這副模樣,感覺自己剛宣洩過的欲望又蠢蠢欲動,無法饜足的貪念讓他幾乎要撲上誘人的軀體,再狠狠上一次……或者無數次,但是……他在黑暗中看著牆上的鐘,顯示的時間已經不容許他再拖延,再五分鐘就要開飯了。
他遺憾的看了一眼椅子上的上好美食,然後舔舔唇,認命的揹起晏岑往浴室走去,大家都去吃飯的時間,剛好可以把晏岑刷洗乾淨,然後晚一點熄了燈以後……
有潔癖的野獸在享用獵物之前,總是喜歡洗乾淨的好入口。
身心愉悅的維瑀就這樣揹著晏岑前往浴室,離開了電腦教室。
從頭到尾,他們都沒看見電腦教室角落裡的某一架主機,亮著燈,而上頭裝設的視訊裝置,鏡頭正對著他們剛才的位置,微弱的綠色光芒,似乎是嘲笑者陰詭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