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斜月缺10(終)

【終】 忘記了是什麼時候,有人曾經在一個杳無人煙的山坡上看見一個俊俏的綠衣男子,那男子有著一頭十分美麗的長髮,他就躺在山坡上,枕在一個中年男人腿上,那個中年男人頂著鬍渣狂冒的下巴,十分粗獷瀟灑,但是他撫著腿上男子的長髮時,那動作卻無比溫柔,除非親眼見到,否則很難相信那中年男子會有這樣溫柔似水的動作。 秋日的夕陽已經快要落入地平線,荒山芒草隨風搖曳,唯有風聲充斥在這樣的空間裡,言語早已經是多餘,連路過的路人甲都覺得自己在這種時刻經過是一種罪惡--山坡上的那兩個男人之間根本沒有任何人應該介入! 綠衣男子揚眉,開口向頂上的中年男人說了些什麼,清澈的眼瞳裡只映著那男人稜角分明的臉孔,而上頭的中年男子只是搖搖頭,撇嘴說了些話,稍嫌賤賤的神情讓路人都忍不住想掄起拳頭,可是綠衣男子只是白了他一眼,別過頭去不理他。 而中年男子用大手梳著他長髮的動作,更顯寵溺溫柔,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神不理鬼不甩的眼光,面對腿上的男子時,彷若繞指柔。 靜謐的時光彷彿停留在那一刻,兩人之間無比親暱的溫柔,令人目眩神迷。 路人甲望著他們的身影恍神,隱約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刀戟交擊的鏗鏘聲響,猛然回頭卻沒見到動靜,再回過頭,山坡上早已經沒了那兩個男人的蹤影,只剩滿山坡的芒草花飄搖依舊。 山坡上的小屋爬滿了牽牛花的藤蔓,看去早已荒廢許久。 路人甲搔搔頭,望著山坡出神許久。他不是沒感覺自己或許看見了不該見到的「東西」,但是他卻無法提步逃走,正常人早該拔腿就跑,他卻仍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