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匠魂--起

【匠魂】 時值冬雪,天地間一片蒼茫,枯木林間的茅屋遺世獨立在皚皚白雪中。 茅屋前有一口鑄劍的爐,一個高大的男人敞著衣襟在大雪中打著鐵,他一頭長髮隨意披散著,臉孔隱藏在半面軟皮面具底下,露在外面的只有薄細的唇以及明亮的眼睛。此時的他專注於眼前燒紅的鐵上,聽不見任何聲音。 鑄劍爐的旁邊盡是覆著白雪的枯木,其中一棵樹上坐著一個青衣男子,他一身青色的錦緞華服,蒼白的臉孔稱不上是英俊或者醜陋,就只是一張平凡而清秀若水的臉龐,唯一特別的是他臉上的黥面,在他右邊眼角下方臉頰上有著奇特的紅色圖騰,不知名的圖騰像是幻化成雲姿的龍騰,也像畫者筆下的墨龍丹青,紋在他臉上一點也不顯得突兀,反而為他的臉龐增添一股詭異的妖魅。 他晃著自己的雙腳,偏著頭問打鐵的男人:「你敲打著沉重的鐵,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 男人恍若未聞,繼續打著他的鐵,看似不將青衣男子的話聽進耳裡。 青衣男子望著男人低垂的臉孔還有他那雙堅定明燦的眼瞳,有些出神,喃喃的說:「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只是少了打鐵鑄劍就沒了生命的重心,對不對?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都一樣,這個世間的人都一樣,在深思某件事情對自己的意義之前就已經將生命投入進去,到頭來,有些人庸庸碌碌生兒育女到死,有些人持著懷疑進棺材還不知道自己一生究竟在做什麼。」 打鐵男子的手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只是他的動作太過流暢自然,沒讓青衣男子發現他在那一瞬間的顫動。 青衣男子仰頭望天,伸出雙手迎向漫天白雪,深深凝視著從天而降的細雪,落在他眼角的雪被他臉上的熱度溶化,順著臉頰流到下顎,像是一滴滑落他眼尾的淚。他自言自語:「因為我哭不出來,所以老天爺代替我掉眼淚,呵呵呵呵……那你呢?你哭不出來的淚水有誰願意為你流?」 打鐵男子不為所動,徹底忽視青衣男子的話語,專心於鑄劍之上。 青衣男子將眼光從天空拉回到男子臉上,深邃的眼眸帶著一抹孤寂,將男子鑄劍的身影烙印在眼睛裡,他眼底的情感像是刻在骨頭上的咒語,生死不渝。 「我無法為自己流眼淚,可是我卻能夠為你掉眼淚,你知道為什麼!我一直等你,等到你有一天願意讓我的眼睛流下你的眼淚。」 打鐵男子終於停下動作,抬頭望著青衣男子,冷冷說道:「我不需要任何人替我掉眼淚,我沒有眼淚,你不要再來了,我不會為你的主人鑄劍!」 青衣男子嘆了一口氣:「我該說你是死腦筋嗎?為我的主人鑄一把天下無雙的名劍有什麼不好?我的主人無論武功、謀略、才智都屬人中龍鳳,求你一把劍為何如此困難?」 男子輕揮衣袖擺出送客的手勢:「釋某一介草莽,何德何能為武林至尊鑄劍?況且釋某早已說過不為魔教之人鑄劍,你請回吧!」 青衣男子輕輕一躍,剎那間,人影已經從枯木枝頭消逝無蹤,徒留下逐漸遠颺的聲音:「唉,釋智匠,我會再來!」 釋智匠沒有理會練輕蘼離去前的話語,這半年來他已經領教過練輕蘼的耐心,相當清楚拒絕對他起不了半點效用,他為了替自己的主子求劍,可以天天出現在他的茅屋看著他打鐵鑄劍。 釋智匠轉身繼續打鐵,少了一個人在他身邊,他的身影顯得堅強而孤獨。 漫天風雪中,他持續專心於敲打鐵身,一聲又一聲沉重的打鐵聲迴蕩在枯木林間,聲影皆冷清。 【始】 來自西域的四聖教發跡於三十年前,據說是一個從外域傳入西土的宗教,吸收了西域的大漠民族,從商旅間流傳的密教,一點一滴強盛了起來,到如今已經成為關外第一大教派,掌握了西域營商與行旅,儼然是國中之國。 原本穆氏王朝應該是不會坐視四聖教的強盛,但是穆氏王朝上一任的主政者剡帝好大喜功,不將一個邊疆部族的教派放在眼裡,而且四聖教還送上他們的聖女進貢給剡帝當成剡帝五十大壽的貢品,豔媚非常的四聖教聖女赫連娟凡擄獲了剡帝的心思,得到剡帝五年的專寵,還為剡帝生下一對龍鳳胎,雖然最後因為難產而死,但是她也在剡帝心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地位。因為這層淵源,所以剡帝臨死之前立下遺詔挑明絕對不能無故剿滅四聖教,除非四聖教背叛穆氏王朝。 而四聖教一開始就表明了態度:絕對不會與穆氏王朝為敵!還送上自己教內的聖女赫連娟凡當成貢品和親,誠意可以說是十足十。 而且四聖教鎮守西域,掌握了穆氏王朝與外域之間的要塞,可以視為穆氏王朝座落於西域的雄大屏障,牢牢守護著穆氏王朝不受外族侵略。 如今時光流轉,穆氏王朝的當朝天子是年僅二十的少年旭帝穆熙雲,而四聖教當今的教主則是神秘的四聖教高手赫連天寵。 五年前赫連天寵的父親,也就是上一任的四聖教教主赫連鏡因為修練四聖教的絕世神功而走火入魔,最後自斷經脈而亡,留下群龍無首的四聖教以及年僅十三的獨生女赫連天寵,原本穆氏王朝以為四聖教會落入旁人手中,還特意派了使者到四聖教探問狀況,誰知四聖教竟然在赫連鏡身亡的三天後就決定讓赫連天寵接任教主之位,成為四聖教有史以來最年輕也是唯一的女教主。 赫連天寵成為教主之後,由赫連鏡生前一手培植的四大護法保護她的安全,為她掃平教內的雜音,直到如今她不僅坐穩四聖教教主之位,還擴張了四聖教的勢力進入中原武林,成為江湖內的一大隱憂,短短五年間她已經成為人人口中傳誦的傳奇人物。 相較於赫連天寵掀起西域與中原武林的漫天風雲,穆氏王朝的旭帝穆熙雲就顯得平凡,平順接下穆氏王朝、延續太平盛世似乎沒什麼值得稱頌,但是年少的他也算是難得一見的英明,將穆氏王朝治理得有條不紊。 故事的一開始是十年一度的武林大會,各路英雄群聚昭賢山莊,準備一舉奪下新任的武林盟主之位,紛紛擾擾之中,江湖情仇爭鬧不休、風起雲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