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井內蝶--荼謎個人版
關於部落格
成為社會的一部分,然後,反對它。
  • 19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鬼孩一(雅同學生日快樂!)

【鬼孩】 <我族> 有一天我們都會死,那時候,你希望是誰在你身邊? 湖上的妖靈在輕舞,畫成一幅夢, 他們站在懸崖上望著深不見底的深淵, 怎麼了?風為何在嗚咽? 他們都沒有流下半滴眼淚啊…… 鬼的孩子,生來的原罪, 其實他們是一支被遺棄的族類, 神不理魔不管, 生來驍勇善戰的他們被稱為「鬼」。 當地殼變動時他們被埋入地底, 沒有人救、也沒有人可以求救, 更甚者,他們的驕傲也不願意被救! 於是幾乎滅族, 不後悔啊! 與其失去驕傲尊嚴, 他們寧可付出生命。 站在曾經繁華豐美的土地上, 入眼早已是一片荒涼, 懸崖之上紅衣男子望著底下闇黑寂寥, 默不作聲, 風將他火紅的衣袂吹得剌剌作響, 囂狂的身影宛若紅墨渲染, 身後的稚幼少年只是愣愣望著他的背影, 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 何時--才能追得上他呢? 好想讓他回過頭看看自己; 好想讓那道孤寂的身影展開囂張跋扈的笑容; 好想讓自己超越過他的跟前; 好想停止被俯視的感覺讓他正眼注視著自己…… 不會停歇的, 殘缺飢渴的心靈, 這是屬於鬼族特有的好戰與獨占! 在這頹傾荒城遺跡懸崖上, 一雙豔紅染金的雙瞳映著高大的紅衣背影, 靜默中, 戰火狂燃。 <一、鬼族戰歌> 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是鬼的孩子。 眼前常常是一堆白森森的骷髏頭,那些都是鬼王拿來給他當積木的玩具,只是他永遠學不會怎麼將他們好好堆起,只會拿小把刀劍把它們一個個敲碎。 對他而言那不是什麼生命生靈的,不過是父母拿給他的玩具罷了! 直到有一天他站在父皇的寢宮門邊,看著花園那個渾身火紅,一身血腥味嗆得他幾乎打噴嚏的少年,那少年手上拎著一把似刀似劍的東西,那柄上掛著一個骷髏腦袋,殘煞血腥的氣息讓他整個人暈了起來--不知是那個少年太過強烈囂張的氣息薰暈了他,還是那個骷髏太有震撼力,總之他就是瞪著一雙冷凝的鳳眼,腦中一片空白死瞪著那個少年。 那是他兄長。 晴空萬里,強烈的太陽將少年的身形照得更加火紅,太過囂張的顏色,一如那人目中無人的狂妄姿態,就這樣狠狠撞進他的眼底心底……一輩子忘不了,第一眼的震撼。 那天下午他一個人在皇城後山懸崖上,用破碎的骷髏骨片堆成三個歪歪斜斜的字,「滕邪郎」,那是他拼出的名字,也是他兄長的名字。 一身紅衣、滿頭紅髮、渾身百年征戰的血腥味,就是這樣一個從靈魂深處梟狂豔紅到髮稍的少年! 鬼族與其他族群不同,對於家族親人的感情比尋常人類魔族都還要深厚,可是對於少年與男孩來說,卻有些尷尬,畢竟他們出自不同母胎,而且少年長期在外征戰,彼此並沒有多少時間相處。 只是,鬼的孩子卻在心底為那渾身豔紅的少年讚嘆著,他喜歡他那種毫不在乎的狂妄!還有手奪生靈的能力。 可是心底迷濛不懂的部分,還有一點不甘:為什麼他不仔細看自己一眼呢?他是他的弟弟不是嘛?為何當自己用一種敬仰的眼光看著從戰場上回來的他時,他卻不甚在乎自己?或許他們確實不熟,但,自己是他的弟弟啊,難道他不能多看一眼嗎? 孤寂的下午,他一個人拿著白森森的骷髏骨片在地上,拼出那個人的名字,然後不停在心底唸著他的名字,可同時他也決定自己永遠不要叫他「兄長」,就算要叫,他也一定要叫那個驕傲的名字--「螣邪郎」。 ※ 媽的在戰場上削人如泥,自稱魔界一代戰神的他好不容易平了鬼族東西南三方的勢力,替鬼族擴充三倍以上的領土,征戰七年回到皇城第一個看入眼的竟然是靜到活像得到自閉症的小少年,那個據說是他弟弟的小少年。 不知該怎麼打招呼了! 看了他一眼,轉過頭直挺挺往皇城方向走去,那少年的身影卻一直烙印在腦海底久久不忘。漂亮的肌膚、無瑕的臉部線條、紅豔鑲金的水亮雙瞳、立體的五官、薄嫩細緻的唇瓣……好一個引人犯罪的嬌豔小少年……未來他就算豁盡一身氣力也要保護好他,以免他被人給輕薄了去,畢竟他實在長得太過誘人了! 到底是弟弟還是妹妹……?他用難得使用的腦細胞在思考。 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他只有一種震撼的感覺:哪家的孩子長成這種禍國殃民的模樣?進到宮裡一回神就聽見父皇說剛才他見到的小小少年就是他的弟弟。 從來沒想過他的父皇生得出這種長相的孩子,誰會想過變形蟲會生出這樣俊俏的小孩? 當下他就決定要好好保護他。 「滕邪郎順利拿下周鄰三國,功勞不小,要何賞賜儘管開口!」頂頭喝著酒的鬼族老大一手拎著酒罈滿臉通紅,爽氣的拍胸脯,顯然兒子讓老子很有面子! 慶功宴……明明就是要累死他!喝了三罈左右吧……旋轉的腦袋裡面裝著一個漂亮的身影。最讓他難以忘懷、不停回想的卻是一雙形狀優美、上揚的優美鳳眼!紅豔綴流金的瞳子……腦子在暈眩,一聽見老頭子的話,差點就回答:把你小兒子賞給我吧!我會好好照顧他一輩子……可是現在的他半個屁都吐不出來。 倒吊眼一勾,右唇角一揚,氣勢十足俊帥有型,然後他緩緩開了口……眾人引頸期盼,到底天驕太子會要什麼樣的賞賜呢??? 螣邪郎性感的豐唇一掀……就在這一剎那慶功宴上空氣凝結,接著他帥氣的臉頓時扭曲!「嘔……」哇啦啦吐了一地,太子喝太多……大廳上隨即人仰馬翻! 咚一聲「太子昏過去了!」紅豔的身影倒地不起。 當場,鬼族到目前為止最驍勇善戰的太子頓時變成笑話,成為鬼族史上第一個慶功宴上當場喝掛的太子! 父子倆的臉色活像紅綠燈,隨著紅色身影倒下,鬼族老大的臉同時變成綠色的,他的兒子很會打仗,可是卻不會喝酒,才三罈……對鬼族人來說,三罈不過是塞塞牙縫墊墊胃…… 「來人!送太子回寢宮!」鬼后九禍當機立決,馬上派人來把太子抬走。 同時,有一道不起眼的小小身影站在角落,冷冷望著這一切,當螣邪郎被抬回去睡覺時,那小小的影子也隨即消失在角落。 被丟在寢宮的螣邪郎腦子其實還算清醒,只是身體動不了,對於酒這種東西他實在沒辦法像一般魔將動不動就十幾罈,意識半模糊間,他感覺到門被推開,然後幾乎聽不見的腳步聲踏進來,關門,走到他床邊。 餵他喝了一杯水,那手小小的,稍嫌過冷的體溫貼上他的臉,為他減了不少熱度。 這種時刻沒有到慶功宴上又沒被發現的人屈指可數,鬼族皇宮的孩子數來數去也就那一個……他的「弟弟」赦生。 心裡突然有點暖暖的感覺。 「連我都比你會喝。」一句沙啞的話,粉碎了螣邪郎所有感動……媽的!他之前都在感動個屁! 可是赦生的動作卻一點也不冷漠,他替他蓋上被子,為他打開窗戶、遞上茶水。 「好想養小狗,照顧人就跟顧小狗一樣吧!」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螣邪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堂堂鬼族最俊帥勇猛的太子竟然被拿來跟小狗相提並論! 死小鬼,等我醒了你就知道……暗自在心底嗆聲,螣邪郎臉部有點抽搐,可惜小赦生一點都沒發現。 順手摸摸那火紅的髮,小小的指尖流過一道豔紅的色澤,那髮,如血。 媽的你以為在拍小狗的腦袋嗎?動彈不得的螣邪郎繼續腹誹著,龍困淺灘遭蝦戲啊……蛇遇酒醉被童欺。(註:「螣」者,大蛇也) 就在這樣幾乎可以稱得上溫馨(?)的氣氛下,大蛇……螣太子模糊了意識,對他而言已經多久沒有好好闔眼睡過一覺了呢?他其實也說不出來,過去七年戎馬征戰的日子,他不曾好好閉上雙眼睡過。 總是在睡夢中被狼煙烽火的氣息驚醒,即使寂靜,都能夠聽見刀戟交鋒的鏗然清響,混亂的戰場,殺的或許狂了!屬於魔性的那部份始終在張狂咆哮,沙場上沒有所謂的「休息」。 可,那雙小小的手,帶著掌心粗厚的硬繭撫過他的髮稍,帶來前所未有的平靜,媽的還真像是被安撫的小狗了……他在不甘又享受的複雜心情中朦朧入睡,這夜沒有像往常一樣當個「一夜七次郎」一夜醒七遍,而是沉在黑暗裡,徹夜無夢。 赦生摸著那漂亮的豔髮,雙眼卻直勾勾盯著床上沉睡的臉龐,屬於純粹男性的驍勇善戰、狂妄霸氣,好像全天下都要聽他的………那雙倒吊眼裡總是盛著飛揚跋扈!好厲害的人,有這樣的兄長真好! 鬼族向來崇尚力量,而螣邪郎就是鬼族史上最強的太子! 「喜歡……」寡言的他緩緩擠出這兩個陌生到極點的字眼,從出生到現在沒用過這兩個字,可是現在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喜歡這個素未謀面的「兄長」。可惜沉「醉」在睡夢中的螣邪郎什麼也沒聽到,無端衍生日後許多心眼猜忌,這恐怕是他們從未想過的。 ※ 一早醒過來,天才濛濛亮著,過去十多年養成的習慣總是讓他像個鄉下歐巴桑,七早八早就起床,然後神清氣爽的出現在校場,開始他一天中最快樂的開始--不是吃早餐,而是好好的「教示」校場上面那群不知死活的「小朋友」! 要選魔鬼教官,鬼族史上最強的螣太子稱第二,沒人敢講自己是第一啦!! 當然,機車程度也是如此。 校場上整整齊齊的軍容看起來氣勢驚人、無比雄壯威武,可是那堅強的表面下,其實每個人心底都在抖,去年螣太子回鬼族宮裡過新年,結果一早操練禁衛軍,竟然把一整團練倒,全部進軍醫院,這記憶還清楚的刻畫在每個禁衛軍的腦袋裡。 惹熊惹虎絕對不要惹到鬼族的螣大叔,否則不死也剩半條命! 「一個個上,不要手軟,使出全力會死得比較好看!」螣太子勾起一邊嘴角,那雙倒吊眼露出邪惡的光芒,看得底下的禁衛軍皮皮挫。 從一號開始,螣太子赤手空拳一路打到最後一個,整團的禁衛軍,再度全軍覆沒。 就在最後一號禁衛軍倒地的那一刻,旁邊突然冒出一個小小的腦袋,睜著一雙豔紅染金的細長眸子瞪著他,漂亮的小臉上盡是倔強的表情。 現在上演的是哪一齣?一旁冒出的老頭子一臉驕傲的拍拍他的肩:「弟弟就交給你了!他有些底子,不過基礎功還是要鍛鍊,你就好好訓練他!」 「我……」話還沒出口,鬼王就跑了。 螣邪郎回過頭瞪著眼前的小孩,兩人大眼瞪小眼,大約僵持了兩三分鐘,螣邪郎的尖耳朵動了動,別過頭去,丟下一句:「先熱身。」 一旁軟在地的整團禁衛軍幾乎同時呻吟出聲:拜託這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吧?!螣太子練軍的時候可從來沒管過人家要不要熱身的……當然,這些話只敢藏在心底,一說出來肯定屍骨無存! 「小鬼,用你最厲害的招式,打過來!」眼角瞥見赦生似乎暖身做得差不多,他扛著倒乂站到他面前。 赦生沒有遲疑,手上的武器直接往螣邪郎劈了過去,螣邪郎揮手一擋,兩人的兵器在晨曦中發出燦爛的交擊火光! 同時,退了一步。 這死小孩……螣邪郎來不及收起微微驚愕的表情,隨即笑了開來:「你不錯!」 赦生的虎口仍隱隱作痛,剛才那一下他是真的豁出去砍,沒想到真的換來螣邪郎這樣的一句稱讚,心底乍然升起的狂喜,連自己都感覺很陌生。 「感覺很爽對不對?」那雙漂亮的眼閃著炙熱的光芒,螣邪郎嘴一撇,粗俗的話語清清楚楚貼切的描述了赦生的心情,因為他曾經體會過,所以明白。 「力量,無窮無盡。」赦生自小惜言如金啊…… 「武學,無邊無涯。你要親眼見過,才會知道。」親身體會過才懂得所謂力量武學的「浩瀚」有多麼驚人! 這時候,傳令兵出現:「啓秉大人,剛剛接獲消息,狼族叛變!」 手握倒乂的螣邪郎興致勃勃,馬上三步併作兩步往王殿飛奔而去,開玩笑!這次平亂的人選,捨他其誰? 赦生沒有遲疑,扛著劍追隨著豔紅身影的腳步,步向那未知的前方。 狼族平亂,螣太子請纓出戰,隨後出現在大殿門口的赦生一臉渴望,鬼王當機立斷:「螣邪郎帶領斷虹霄等戰將,平狼族叛變!」 從大殿上的左右輔佐開始下跪,一路跪倒到大殿外,只有一個人站得直挺挺,那人個子很嬌小,卻散發著渾身不容忽視的冷漠氣勢,站在大殿門邊,紅裡帶金的眼瞳帶著一種陌生的請求,直直望進鬼王眼底。 全場靜默中,鬼王直視著赦生的眼睛,再度開口:「螣邪郎帶著太子赦生親征,不得有誤!」 螣邪郎腦袋刷一聲抬了起來,馬上開口:「王上!赦……」 「著毋庸議!」鬼王詔令一下,鬼族皆服! 螣邪郎滿腦子晃轉的就是關於狼族的驍勇善戰不屈不撓,他真要年僅七歲的赦生跟他一起深入敵區?!瘋了! 可是當他起身轉頭,卻看見身後門邊站著一道倔氣的驕傲身影。 千言萬語都消失在舌尖,螣邪郎只能死死瞪著眼前的嬌小身影,走過他身邊時狠狠丟下一句:「你自找的,死了別埋怨!」 只有這樣才能更加強大,更接近你!赦生冷冷的想著。 不在乎會變得怎樣,只要追上你的腳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